当前位置: 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列表 > 第386章 师兄,保重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386章 师兄,保重

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对俗世王朝的限制势在必行!】

李长寿看着手中的摄魂珠,在地下一阵纠结。

当个国主还能浑身业障?魂魄周围缠绕的业障都快成黑灰色了!

这如果不是有毒老父亲的魂魄,李长寿直接就把他扬了,还能混点功德,算他赶过来的油钱……

为啥会这样?这国主很残很暴?

仙识扫过洪林国各处,发现这个国度总体还算正常,凡人也都能安居乐业,虽然也有贵族、奴隶这种分级,但这是现如今凡俗普遍现象,也不会惹来这么多业障。

李长寿掐指推算,凭借自己精深的推算功力,很快就得出了结论……

应该,是违抗天命的缘故。

方国、部落之主,手中掌握着权柄、凡俗之财富,既然可以养一批仙士做‘国之护卫’,那通过坊镇搞来一些延寿增元的丹药,自不是什么大问题。

但他们本就是凡人国度的君主,天数到了,该薨就要薨,违抗天命、继续坐在国主之位,每多坐一年,业障就深一层。

这还是天道限制了凡俗君王修行,且炼气士成为国君就会遭天罚的缘故!

突然想想,天道老爷也是颇不容易。

有琴她老爹,已经‘霸座’超过三百年,积累了这么多业障,轮回转世估计也要在十八层地狱待个几千上万年……

‘何必?’

李长寿心底吐槽了几句,身影一闪离开主殿下方,直接遁去了王宫角落。

那里正爆发一场乱战,王宫的侍卫们拼死护卫数十名身着华衣锦裙的妇人,大部分是国主最近二三十年的妃嫔。

在这些妇人中,有一名头发花白、面容端庄的女子,与有琴玄雅相貌有三四分相似。

李长寿随手点出两只纸人,淡定地钻入了这个妇人,以及她护着的那名年轻女子袖中……

‘除此之外,该做点什么?’

李长寿细细思量着。

圣人老爷让他来此地,定然不会是为了让他救有琴玄雅的父母这般简单;

有琴只是人教仙宗一名普通弟子,虽然长相颇美,但资质并未到逆天的地步。

这绝非引起圣人关注的原因。

今日洪林国之事如果是跟‘生商’有关,那他是不是也成了其中的一环?

【假如把有琴玄雅的父母亲人顺势接去修行之地、脱离凡俗,后事又该如何发展?】

李长寿心底刚泛起这般念头,忽觉有双眼睛在背后注视着自己,浑身汗毛瞬间就炸了起来,灵觉一阵狂跳。

‘玩笑、玩笑,天道老爷明鉴,弟子平时大胆的想法多了点!’

赶紧将此前的念头抹掉,那般惊悚之感顿时消失无踪。

得,老老实实看戏,保一手有琴玄雅的血亲,等待自己出场的契机吧。

有琴玄雅过来还要一阵,李长寿施展土遁,跟在这群妇人和护卫脚下。

此时漂在宫中各处的那些黑影,修为有高有低,从返虚境到真仙境不等,气息浑浊且伴着凶煞,完全可以称之为——不成器的魔修。

众多黑影此时也被这些妇人所吸引,直接朝着此处围攻,远远打出各类咒法,轰出一只只法器。

——贫穷且不成器的魔修。

那些侍卫小部分有修为在身,但在这些魔修面前迅速溃败。

但这时,这群侍卫并未退缩,他们拼命集结、反攻,以血肉之躯,掩护着后方这些与他们本无关系的王宫妇人后撤。

“快护着王后离开!”

“没修为的滚!别在这送死!”

见此状,李长寿屈指轻弹,几张符箓悄然飞出地面,贴在几名修为勉强在返虚境的侍卫背后。

这几名侍卫双目顿时绽出神光,仰头怒吼、怒发冲冠,抬手撕开了胸前铠甲,浑身被仙光包裹!

仿佛冥冥中有个声音在他们耳旁大喊:

‘你被强化了,快点上!’

这几名被灵符加持的侍卫各自低吼,正面朝着那些魔修迎了上去,背影也带着几分悲壮……

灵符的效果,只能持续片刻。

李长寿将一颗摄魂珠放在了地下,觉得这些侍卫的品性还算不错,稍后自会保他们魂魄一手,让他们能去轮回转生。

也只能做到这些了。

借着几名侍卫的爆发,这批贵妇人小半逃出了王宫,但宫外也是遍布战火,他们只能仓皇逃窜。

然而,国主已死,洪林国储君、有琴玄雅的哥哥,昨日在前线被仙士偷袭身亡;绝大多数的国主血脉,要么是在各自封地,要么是在前线御敌。

那些黑影、城中叛军,以及偷袭入城的部落铁骑,此刻的目标就是这些妇人。

远远不断的敌军袭来,王宫中的那名手持长鞭、带着面甲的女真仙,也带着一群黑影不断追击;

更麻烦的是,城中还有数百敌方仙士,也加入了围堵‘洪林国遗孀’的行列。

他们要斩尽杀绝。

渐渐的,王后身旁的人影越来越少,她却反手拉着那名年轻女子,始终不肯松开。

大城之北,数百里。

一颗冰蓝色的彗星自天边飞来,拖着淡淡的尾迹……

有琴玄雅,以她自己都想不到的速度赶到了此地。

李长寿手掌张开、五指合拢,又一抹风遁道韵,遥遥加持在她身上。

李长寿仔细思量,很快就有了决断,在袖中拿出了一只【本体】纸道人,对着侧旁散了出去。

如此,稍后若遇到什么危情必须自己‘全力’出手,那就用两个身份同时登场,试试能否借此机会,消除自己跟脚暴露的隐患。

……

浓烟四起的城池,火光耀红的夜幕。

有琴玄雅的仙识远远探查到这一幕,吸一口气,继续向前疾飞。

凡人生灵就如同一支支蜡烛,随时都能被风所吹灭;上空已有怨魂盘踞,崩碎的洪林国气运龙脉撒落点点余晖……

一股悲怆扑面而来,有琴玄雅道心狠狠地一揪,急急冲向城中。

“有琴师妹,先来我这。”

熟悉的嗓音突然在耳旁响起,有琴玄雅怔了下,心底拼凑了一路的坚强,几乎在瞬间破碎。

身周传来轻轻的拉扯之力,有琴玄雅顺势而下,急匆匆落入了王都城百里外的密林中。

一道身影站在缓坡上,眺望着浓烟滚滚的洪林国王都;

这背影,这气息,有琴玄雅自是一眼就认出了是谁。

度仙门,李长寿。

“师兄你怎么在此处?”

有琴玄雅背着大剑快步向前,眉头轻皱,低声道:“阐教一脉的道微仙宗已经将来路封死,师兄莫要涉险,还请速速离开此处。”

“我有遁法,不必担心,”李长寿扭头回了句,笑道,“不如我来助你,咱们细细谋划,稳妥些救出……”

“师兄。”

有琴玄雅已经走到李长寿身旁,仰头注视着这个永远看不透的男仙,目中划过少许温柔,但一个呼吸后只剩清冷。

星光中,她肌肤欺霜傲雪,星眸柳眉、薄唇巧耳,高挺英气的鼻,仿佛在诉说着她最后的坚持与倔强。

此刻让李长寿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她乌黑的瞳孔,其内映着星光,而星光便是他身影的轮廓。

“师兄,我是洪林国公主,理所应当为护国而战,但师兄只是度仙门门人,若出手便会给对方落下口实。

我不想因此事牵连门内,还请师兄勿要多劝。”

“你这般想有些偏颇,”李长寿正色道,“你就不是度仙门弟子?你我既是同门,也为好友,我如何能看你陷入此地不管?”

“可师兄,”有琴玄雅话语一顿,注视着李长寿的面孔,随后又露出少许微笑。

她轻轻呼了口气,话语中有几分故意流露出的轻松,“师兄,你我都改变不了今夜之事,我去只是为了尽为人儿女之责,若师兄执意相劝……

那你我,今后不做好友也罢。”

李长寿不由皱眉,有琴玄雅却已是对着李长寿抱拳低头行礼;

她转身,踏步向前,只留给他一个昂首挺立的纤瘦背影。

仿佛没有什么能将她击退,仿佛也没什么困难能将她打倒……

“有琴师妹!”

李长寿呼喊一声,有琴玄雅身形停顿了下,嘴唇颤了颤,却并发出什么声响。

她并未扭头,而是一跃而起,身周出现道道剑影,化作流光飞向前方战火缭绕的城池。

怎么办?打晕她?

李长寿苦笑了声,若是真的阻止她,只怕她日后不免还是要产生心魔。

她的宁折不弯,不只是面对强敌,也是面对自己人啊。

‘随你去吧。’

李长寿背负双手,缓缓闭上双眼,心底浮现出有琴玄雅在空中前冲,与对方几名仙士正面交手的画面。

她背后火麟剑匣出现一条条裂痕,铿锵剑鸣声中,飞出十六把包裹着冰蓝色火焰的飞剑,在她身周环绕、盘旋;

因御空时速度骤降的缘故,长裙裙摆向前飘起,宛若一朵冰莲在夜空绽放。

城头上空,仙剑呼啸,法宝光芒闪耀;

山坡上,李长寿左手抬起,右手扶住左手手腕,手掌遥遥对准了有琴玄雅,掌心涌出一缕缕无形无色的道韵波动。

百里外,城头上空,有琴玄雅前冲的速度突然激增,仙剑周遭的冰蓝色火焰暴涨数倍!

那几名仙士猝不及防,只是一个照面,法宝就被击飞、身形被仙剑贯过,顷刻间便化作了几具尸首从空中摔落。

有琴玄雅长发与裙摆微微舞动,身形在空中轻轻回旋,右手握住一把飞来的长剑,身周伴着点点星光;

浅白布靴包裹的玉足向下一点,她身形冲入这处大城之中,径直朝着王宫之外黑影重重之地飞去。

本已大获全胜、正在各处搜集宝材的敌方仙士,此时也注意到了有琴玄雅的身影,立刻有真仙境仙士向前阻拦。

李长寿遁入土中,迅速回返王都城地下,在袖中摸出了一把把各色符箓。

——度仙门普通元仙门人这个主马甲,擅土遁和符箓之阵,这点却是不能忘了。

‘今天就罩你一次,以后打五百年工来还吧。

真是,就不能听人把话说完。’

李长寿心底一阵嘀咕,但目光,渐渐地多了几分锐利。

阐教一脉的道微仙宗……

此事背后,莫非会有什么阴谋算计?

当然,最大的可能性,是这家仙门控制的两个部族,与洪林国刚好同时接壤,或是道微仙宗有意在经营‘东胜神洲西南部’这片区域。

换做旁人,也许并不会顺着这条思路想下去;

但对于人教三巨头宅懒稳之小稳而言,但凡有这般可能性,他就必须思考清楚,做好应对的方案。

假设针对洪林国是有人设下的局,其目的是什么?故意引起冲突,借此确定水神本体在度仙门中?

应该是已经有人怀疑到了自己身上吧。

李长寿双目一凝,仔细感受着【本体】型纸道人身上的各类禁制,不由陷入了沉思。

自然,他也在保持一心多用,暗中助有琴玄雅御敌。

有琴玄雅宛若自天而降的女战神,在外人感觉仅仅是真仙境修为,但身周盘旋的飞剑却是无比迅疾,每次攻势都能划伤数人!

哪怕是同等境界的炼气士,也难以与她正面相抗。

除却有李长寿暗中相助,此刻有琴玄雅也在拼命催发自己的仙力;

她仙识已经锁定了被众黑影围攻的母亲与长嫂,有琴玄雅此刻迫切想冲上去救出她们,已无法计算仙力如何合理分配。

忽然间……

“有琴玄雅!”

一声怒斥响彻王都的夜空,又听噼啪几声脆响,那名身披黑袍、带着面甲的女子冲到空中,手中长鞭一甩,远远地对有琴玄雅打出数道乌光。

围攻有琴玄雅的几名仙士立刻皱眉后退,有琴玄雅却趁此机会,找准空档向前急窜,数把飞剑向前急迎。

那几道乌光中各有一把四寸长的石梭,距离有琴玄雅数十丈时被飞剑击中,随之炸出了一蓬蓬黑雾。

漫天黑雾朝有琴玄雅席卷而来,有琴玄雅身形立刻后退,却依然不免被黑雾包裹。

毒!

只是丝毫,有琴玄雅身周护体仙光几乎被破!

有琴玄雅立即拿出两颗李长寿所赠的解毒丹,塞入唇间;

地下躲着的李长寿长袖飘舞,一股强风在城中各处吹起,由下而上,将那些即将扩散开的黑雾卷向了高空。

“哈哈哈哈!”

戴着面甲的女子仰头大笑,此刻丝毫没在意,自己放出去的毒雾被莫名其妙卷走之事,那双本应透亮灵秀的双眼中满是恨意,死死盯着有琴玄雅。

“你也有今天!”

有琴玄雅持剑而立,右腿蜷起、左脚脚尖点在一把飞剑上,裙摆并长发于夜空轻舞,一言不发,再次朝自己母亲与长嫂被困之地冲去。

那戴着面甲的女子低喝一声:“拦住她!活捉她来我身前,我要亲手杀了她!”

城中不少与这女子同阵营的仙士略微皱眉;

大家都是来凡俗混的,谁都不想听这种一看就是‘坏人’的真仙差遣,但这些仙士想起此前接到的指令与威胁,只能再次出手。

有琴玄雅再度陷入重围,但凭借一手驭剑之术,外加李长寿暗中给的助力,却是以一敌众撑了下来。

仙影重重叠叠,剑光起起落落;

道法引雷唤风,一剑倾城绝然。

激战之中,有梭型法宝袭来,结结实实砸在有琴玄雅后背,打的她身形踉跄,却强行忍住鲜血逆涌,元神迅速控住几乎被打散的仙力;

不多时,有琴玄雅身上多了些伤痕,她唯二喜爱的冰蓝长裙增了几处破损,简单束起的长发发梢也多了少许焦黑与冰晶……

以一敌众终归有些勉强,更何况周遭还有一两名接近天仙境的敌手。

忽听那身着黑袍、面戴半甲的女子再次发出尖锐笑声,一句句话语钻入有琴玄雅耳中,似是在逼有琴玄雅道心失守。

“有琴玄雅,你可知今日是谁灭了你们有琴一族?

是我!是我!

你父王被我控制的侍卫斩了头颅,城墙上的阵法就是被我撤掉,今夜奇袭的计策,也是我所献!

你可知为什么,你可知我是谁!

你可知,这么多年,我是何等的愤恨!”

有琴玄雅抿嘴不言,继续与周遭仙士搏杀,目中却带着满满的焦急。

在那戴着面甲的女子脚下,重重黑影已杀光了守在母亲和长嫂身周的护卫,十多名身着华袍的女子已经要直面那些黑影的屠刀。

“剑!”

有琴玄雅口中轻喝,身形灵敏地躲过几道飞袭而来的流光,十六把仙剑回归身后,其上冰蓝色火焰凝成冰晶,宛若一片被放大的雪花在背后闪耀仙光。

闭目、睁眼,背后十六把仙剑同时震颤,分出道道剑影,于她身后宛若神鸟展翅、孔雀开屏。

“散!”

剑指前点,有琴玄雅身周剑光爆涌,一把把飞剑对着四面八方飞射!

周遭围攻的身影,竟被她逼的齐齐后退,原本密不透风的防线,出现了数个缝隙!

‘以卵击石,卵碎而石无恙。’

‘做人与修行斗法一般,都需有变通之意,斗法可不是单纯比拼仙力。’

“风……”

有琴玄雅口中低喃着,道心之中有一点灵光闪烁,那纤柔高挑的身形竟御剑乘风而起,在身后留下道道淡青色的影迹,自身宛若融入风中。

“拦下她!”

有仙士怒吼,十数道流光飞射,立刻朝着有琴玄雅前冲的路途阻拦;

但有琴玄雅在空中突然转向,划出一道圆弧轨迹,在两名仙士身侧滑过,身旁悬浮的两把仙剑看似毫无着力,却轻松穿破这两名真仙的胸口,刮过其元神。

背后有血光绽放,被微风直接吹散。

有琴玄雅头都不回,眸目锁定在那名身着黑袍与半面甲的女子身上。

乘风!

破浪!

有琴玄雅长发不舞,宛若轻鸿,背后那些追逐的身影却被远远落开!

那女子嘴角不断抽搐,目中凶光大作,手中长鞭对着有琴玄雅远远地扔来,这长鞭竟化作了一头红黑细鳞的巨蟒,张嘴对有琴玄雅咬去。

自己来的路上,感受到的那股微风……

‘是这样啊。’

有琴玄雅眸中星光轻闪,左手轻柔抬起,剑指化作兰花指,十六把仙剑随风而来,在她指前盘旋两周,前方竟刮起了一道横向的龙卷!

龙卷的尖细末端在她指尖,另一端扩做数十丈直径,将那条红黑巨蟒直接吞没!

随之,剑入风中!

风中剑光搅动,那凶狠巨蟒转眼被搅碎,这道龙卷也随之炸碎,化作阵阵狂风,朝四面八方吹散……

“剑!”

戴着面甲的女子目中慌乱!

有琴玄雅的身影,不知何时已冲到百丈之外!

有琴玄雅身子前倾,右手并着剑指,目中只有坚决,剑指之前,一把把飞剑互相贴合,从松散到紧帖,化作一把被橙色火焰包裹的大剑!

“聚!”

风起,火光爆涌!

有琴玄雅那看似‘缓慢’飘来的身影,随着大剑的凝成,速度再次暴增。

前冲不过瞬间,已化作一道火焰流星,直接砸向这面甲女子单薄的身形!

没有杀意,没有什么多余的恨意;

只有无法撼动的坚决,只有藏在深处的少许无奈。

那戴着面甲的黑袍女子突然露出诡异的微笑,面对着如此攻势,竟似是放弃了所有抵挡。

她手中多了一把乌黑的梭子,随手对着下方扔掷,砸向了正下方被仙光护住的十多名妇人……

有琴玄雅面色一变,道心震动,已是从此前那般玄妙的感受中挣脱出来。

大剑距离那面甲女子不过三丈时,有琴玄雅却是没有任何犹豫,大剑脱手而出,身影朝着下方疾追。

那面甲女子全力朝着侧旁闪躲,依然被大剑扫过肩头,身形被打得倒飞出去,半边身子几乎都被大剑劈散。

但此人依然凭自己的算计,躲开了致命一击。

反观追向那乌梭的有琴玄雅,在即将砸到地面时,已将那梭子握住。

乌梭表面此刻已是出现了交错的裂缝,但这次,却并非炸出毒雾,反而是喷出了道道漆黑的火舌——

轰!

有琴玄雅径直被黑火吞没,周围围攻那道仙光屏障的众多黑影,此刻也在朝着外围疾退……

下方仙光中,那名头发花白的妇人仰头看着这一幕,眼中满是绝望,口中凄然喊着“小雅”,质问着、呼喊着:

“我儿何归!

我儿何归啊!”

地下,李长寿站在岩层中,抬头注视着这一幕,一时间也在沉默不语。

黑色火焰渐渐收敛,下方仙力结界轻轻一闪,已是难以支撑。

火光中,有琴玄雅缓缓落下,她被一缕缕青色仙光包裹,冰蓝色的长裙满是烧焦的破洞,且她身周的仙光,抽走了她所剩无几的仙力。

有琴玄雅努力调整身形,让自己不至于倒下,本是想站着落地,但脚下不稳,直接跪坐在了那老妇人面前……

“母亲。”

那老妇人左手握着年轻女子的手腕,右手颤抖着抬起,伸向有琴玄雅那苍白且透着几分虚弱的侧脸。

“傻小雅,你回来作甚?”

有琴玄雅眼角泛红,抿嘴摇头。

空中已有女子的嗓音在厉声呼喝,道道黑影自四面八方围攻而来;所幸,那些原本阻击、追击有琴玄雅的仙士,此刻并未向前。

有琴玄雅吞下两颗丹药,轻轻吸了口气,右手张开,大剑复化作飞剑御敌。

她摇摇晃晃站起身来,挡在自己母亲和长嫂身前,慢慢挺直腰身,仰头环视着四面八方。

“剑!”

嗓音因自身虚弱而变得沙哑,但飞剑依旧颤鸣,化作道道流光,将那些冲来的身影不断逼退。

“都滚开!”

那重伤的面甲黑袍女子再次飞了回来,咬牙大骂。

她在怀中拿出一口木鼎,从其中倒出一只只漆黑的毒虫,这些毒虫转眼化作了乌鸦大小,对有琴玄雅袭杀而去。

有琴玄雅双手勉强掐了个法诀,转身将自己母亲和长嫂搂住,十六把飞剑在身周三丈范围内迅速盘旋,将这十多名妇人直接围住。

这些毒虫似有金刚锻造的虫身,被飞剑击飞,竟丝毫不坏。

飞剑极快穿梭,构筑出的防线一时挡下了这数百毒虫;

但,驭剑之法对仙力耗损颇大,有琴玄雅吞下的灵丹已好过普通恢复类的仙丹,可此时散发出的药力,依然堵不上仙力的消耗。

没有犹豫,她燃起了元神之力,却只是多支撑了片刻……

“小雅!”

那老妇人反手去推有琴玄雅,但只是吃了延年丹的凡人,如何能推动一名真仙?

哪怕这真仙此刻仙力亏空,越发虚弱;

哪怕这真仙因燃起元神之力,一路所受的伤势无法压制……

有琴玄雅意识渐渐模糊,已经刻入骨髓的驭剑术,威力在渐渐降低,心底浮现出一幅幅画面,这些画面不断重合,只剩一个背影;

他站在模糊的光影中,正温声对自己说着,说着……

‘有师妹你这样的存在,才能随时提醒我,照亮我。’

‘师妹你看这个天道誓言,为兄写的是否通顺?’

‘我素来怕麻烦,也不想被人太过关注,更不想惹什么风波上身。’

‘前几年突然就有了与女子触碰就浑身抽搐的病症。’

‘小琼峰,李长寿,化神九阶……’

师兄,保重。

此前的山坡上,她本是想说这几个字,可当时终归心儿颤了,未能说出来。

仙力被抽空……

元神之力已近乎耗尽,飞剑上的仙光已开始轻轻闪烁。

虚弱感、疲倦感,面对死亡时无法避免的恐惧感,却都被她坚固的道心抵挡在外。

我无悔,无怨,无憎恨,无遗憾。

有琴玄雅缓缓闭上双眼,元神微微震颤,一缕火焰出现在了元神中央,已是要燃尽自己的真灵,多护持此地片刻。

她是度仙门弟子首席,是师父引以为傲的弟子。

哪怕是死在此地,也不愿魂魄落入旁人手中,以免仙门为此受辱。

师父,对不起,徒儿辜负了您的期许……

咚!

咚、咚、咚……

有琴玄雅不由一怔,眼中世界已近乎苍白的她,低头看向了侧旁那名只见过一面的长嫂。

不知从哪来的力气,有琴玄雅右手凑过去,覆盖在了这年轻女子微微隆起的小腹上。

是、是心脉在跳动……

有琴玄雅手指颤抖着,眼圈突然变红,眼泪如断弦的珍珠,沙哑嗓音开口问着:

“为什么……为什么……”

反复问着,反复问着。

那原本一直紧绷着自己面容的年轻女子,此刻抬手捂住口鼻,失声痛哭了起来。

“为什么会这样,”有琴玄雅呼吸有些不畅,几乎就要失去力气扑倒在地上。

叮、叮叮……

一把把飞剑落在地上,UU看书 www.uukanshu.com 已是黯然无光。

道道黑影缓缓逼近,而那些毒虫,却在半空汇聚,如同一块岩石,悬在有琴玄雅头顶。

空中那面带黑甲的女子在猖狂地笑着,手指按压,那群毒虫狠狠砸落……

有琴玄雅紧紧闭着眼,左手握住那只吊坠,嘴唇颤抖间,发出了那微弱的呼喊……

“帮我……”

嗡!

一道金光突然冲天而起,以有琴玄雅为圆心,笼罩了直径十丈的范围!

砸落的毒虫瞬间被这金光融化,而这金光穿透浓浓的烟雾,刺穿夜空!

有琴玄雅紧闭着双眼,跪坐在那,双手握着那只玉坠,将自己最后一丝力气,用在了呼喊:

“帮我!帮我救她……师兄,啊——”

金光周遭似乎瞬间安静了下去,只剩下她的哭喊。

一道还算挺拔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有琴玄雅身旁,身着百凡殿可以领到的深蓝色道袍,长发简单束起,低头注视着面前这个纤瘦且狼狈的身影。

“我在。”

有琴玄雅身子轻颤,有些错愕的扭头看去,却见一只大手盖了过来,将几颗丹药径直塞入她口中。

“呜,呜呜呜!”

李长寿仰头看着天空,目光扫过各处,金光中飞出一道道符箓,这些符箓转眼已是遮天蔽月,不知数千又或是数万……

李长寿的嗓音在城内城外响起:

“不想死的自封修为,原地打坐。”

话语一顿,李长寿看向金光之外,那戴着面甲的女子,嘴角轻轻抽搐了几下。

“你除外。”




如果喜欢《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言归正传所写的《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为转载作品,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