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列表 > 第378章 纯阳枯木初逢春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378章 纯阳枯木初逢春

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青丘一族都这般大胆的?

    度仙殿中,那狐女含羞说的话语,让门内众长老都是暗呼不得了,反观青丘族的十多位高手,此时却都是面露微笑,似乎……

    颇以为傲?

    大概,这就是种族天赋吧。

    灵娥带着淡淡的微笑站起身,对狐女欠身行礼,轻声道:

    “这位前辈,请坐晚辈这吧……

    家师一心修行,不太擅长应对这般阵仗,还请前辈多在意些家师的清白名声。”

    言说中,灵娥板起小脸,淡定地坐去了后排矮座。

    她修为已是天仙修为,更是度仙门表面历史上,修为速度进境最快之人!

    此时莫说是这般不算激进的言语,便是直接骂青丘一族,度仙门定会为她撑腰。

    灵娥此举,倒也并非单纯意气用事,有几层考虑在内。

    最重要的一层,是借此直接表达小琼峰师徒几人对狐女的态度,让度仙门高层有个谱,莫要给他们峰主胡乱安排姻缘。

    李长寿心底轻笑了几声,那狐女轻轻抿着嘴唇,对灵娥道了声谢,低头坐在了灵娥原本的位置上。

    随后,这狐女又朝着李长寿凑了凑,侧身注视着身旁这老道。

    目光依依,此情依依。

    灵娥嘴角撇了几下,心底一阵嘀咕:

    ‘云霄仙子快来看哇,有人对我师兄有大胆的想法!’

    “道长……”

    狐女柔声呼唤着,身体几乎倾倒在矮桌上,纤手撑着自己脸颊,注视着李长寿的纸道人。

    李长寿按照自己师父平日里的性子,做出应有的反应:

    他先是露出几分勉强且不好意思的笑意,随后便目视前方,专心听度仙门与青丘一族来人寒暄。

    今天这事,
一半也是李长寿引起来的。

    李长寿上次在度仙门骂妖,直接用了青丘一族举例,还将青丘族说成了‘追求爱与平等’的一族,以此来支持自己的观点。

    这事在洪荒中传的沸沸扬扬,被视为骂妖的经典路数!

    可没想到,青丘一族当真了……

    青丘族还真以为,有人教背景的天庭水神,对他们青丘一族十分赞赏!

    这次他们前来度仙门送礼,主要还是想跟天庭水神建立联系,顺便搭上人教这条坚固且宽敞的大船……

    为此,青丘一族想了个一箭双雕绝妙的点子。

    “无忧掌门,”那气息最为浑厚的老妪笑道,“我青丘与你度仙门结个亲家,怎么样?”

    正喝茶的季无忧,没忍住又咳了一阵。

    妖族都这般大胆直白吗?

    若是灵娥说那几句话之前,或许季无忧掌门还真就会点头应下来。

    可现在……

    “道友说笑了,”季无忧笑道,“我度仙门乃是世外修行之所在,哪来结亲家的说法?

    且,人教道承奉行清静无为四字,绝然不能强迫门内炼气士做有违本心之事。”

    “这如何能说是强迫?如何有违本心?”

    一颇显富态的妖族老翁笑道:“你看我们青丘的小兰,早已是许了心思,定了心志。”

    忘情上人略微皱眉,看着那边的情形,淡然道:“可我度仙门门人,并未对你青丘族人动什么心思。”

    富态老翁道:“那不就是相处十天半月的事嘛!”

    “话不能这么说,”有位度仙门太上长老出声道,“我度仙门门人弟子,尽皆修心养性,对男女之事……”

    言到此处,这长老语气顿时弱了下去。

    “都有自己的主见。”

    李长寿听的也是一乐,不过此时的表情还是稍显紧张,没有丝毫破绽。

    两边就此事开始了不怎么激烈的话语交锋,那狐妖小兰,在那旁若无人地注视着李长寿的侧脸,时不时就露出些不经意的温柔笑容……

    仿佛这一刻已经足够了。

    这事,该如何处理?

    李长寿仙识看一眼小琼峰上醉酒熟睡的师父,再看看这狐女;

    此时师父正好是感情空窗期,很容易被这狐女趁虚而入啊……

    先不说师父顶不顶得住,单说若是小琼峰多了个狐女做师娘,对自己和灵娥会有什么影响?

    答案其实是没有任何影响。

    她若想嫁进小琼峰,必会被李长寿在神魂处埋下点东西,单单只是天道誓言都不算稳妥。

    “齐源……

    齐源啊……”

    狐女忙道:“道长,你说话呀。”

    “哦,”李长寿假装出神,立刻看向了呼唤自己的掌门,站起身来,低头绕出矮桌。

    此刻他将一个固执且在乎礼节的浊仙,演活了简直!

    “方才偶有所思,请掌门恕罪。”

    “齐源啊,你先带这位兰道友在山中走走,半日后回殿中来,给我们一个答复。”

    季无忧笑道:“不必担心什么或是考虑其他,你自身之事,一切全由你自己做主。

    若是拿不定主意,就去与你弟子好好商议商议吧。”

    半日……

    这也算是度仙门给了青丘一点面子,让齐源跟青丘兰独处半日,看青丘兰能否打动齐源。

    三个时辰,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既不可能让人相处太久而产生微妙情愫,也刚好能让彼此有个简单的了解。

    李长寿转身做了个请的手势;

    一旁那狐女倒是紧张了起来,轻盈盈站起身,先是对着李长寿欠身行礼,而后低头跟在‘齐源老道’身后,走出了度仙殿。

    灵娥和酒玖立刻就要跟上去,却被一位度仙门老妪笑着拦下:

    “莫急,在咱们山中,她又不可能伤了你师父。”

    灵娥酒玖只得暂在殿中等候,两人倒是毫不担心李长寿的处境,反倒开始同情起这个一开始就找错了人的青丘狐。

    于是,片刻后。

    ……

    【迷路了?】

    吱呀、吱呀——

    挂在树杈上的木牌来回摇晃,狐女兰禁不住有些苦恼地拍拍额头。

    刚出度仙殿就跟着‘齐源’到了小琼峰的她,在山林中与‘梦中那人’散着散着步,就莫名其妙独自落入了阵法……

    她轻轻一叹:“道长,你连这半日都不愿给我吗?”

    这狐女面色颇为凄然,站在那沉默一阵,又突然像是恍然大悟。

    “道长,您在考验我对阵法的理解对吗?”

    当下,这狐女迈步前行,不断搜寻各处,自是难以逃出阵法。

    湖边草屋中,李长寿已是将自家师父摇醒,直接帮师父醒了酒,又喊道:

    “师父!妖族打上来了!”

    “什么?!”

    齐源老道一跃而起,抄起拂尘就冲向屋门,口中大喊:“贫道以身殉道的时机终于来了!”

    李长寿头一歪,为什么师父第一反应是这?

    齐源老道冲出屋门就发觉不对,扭头瞪了眼李长寿,骂道:“哪来的妖族!”

    “师父您看,”李长寿随手点了一面云镜,其上现出了困阵中的情形。

    那妖娆的狐女正不断搜寻着什么。

    齐源老道自然认识这狐女,眉头皱成了个川字,低声道:

    “徒儿,她怎么又来了?”

    李长寿传声笑道:“师父莫急,我正派人去月老殿问询此事,看一看师父您的姻缘。

    这狐女似是对师父您铁了心。”

    “唉,”齐源叹道,“为师再去找她说个明白。”

    “此女中毒已深,非是言语就能解,”李长寿皱眉道,“而且师父您直接进阵,我都担心,她会对师父您……”

    “怎么?”

    “用强。”

    齐源老道不由抬手摁住道袍衣领,老脸都有些泛白,“你师父可是清白了一辈子!断不能!”

    李长寿道:“您放心,有弟子在这……师父且等,我看下师父您的姻缘。”

    话语一顿,李长寿示意自家师父稍安勿躁,立刻闭目凝神。

    与此同时,在天庭的水神纸道人已赶到了月老的姻缘殿,被月老热切地迎了进去……

    李长寿用了个简单的借口:

    【最近妖族与人教与天庭为敌,他且来看看,是否有人教弟子与妖族有了姻缘,若是有,提前也好做些谋算。】

    月老岂敢不应?

    当下,月老引着水神大人去了后殿,很快就调出了人教六大仙宗的泥人。

    与妖族有关系的道侣,总共也有十几对;

    其中最显眼的,当属度仙门小琼峰一脉浊仙齐源,与青丘妖族女子小兰!

    此刻师父的泥人,浑身上下只有一只线头,这线头对应的,依然是酒雨诗的姻缘泥人;

    狐妖小兰的泥人也只有一根红绳,但这红绳,此时却直接系在了齐源泥人的腰身上。

    还打了死扣!

    “这!”

    月老双眼一瞪,几乎只是瞬间,额头满是冷汗。

    李长寿本想质问月老为何做这般事,但他看到月老此时状态有些不对,反应也算迅速……

    “月老,这是怎么回事?”

    “我近来可有饮酒?”

    月老反问一声,而后指着这三只泥人,这个、那个,说不出完整的话来,面色更是越发着急。

    片刻后,月老方才理顺思路,开口道:

    “这不对!

    此前齐源道友来天庭,我明明已经出手,帮齐源道友和隔壁那个离着稍近的酒雨诗缠上了,还打了喜结!

    怎得这红绳直接断了,还连、连到了妖族女……”

    “月老!”

    李长寿直接打断月老话语,皱眉道:“慎言!除却你之外,还有谁能影响到姻缘殿?”

    “姻缘殿……”

    月老先是摇头,又背起双手来回踱步,口中不断喃喃自语。

    这姻缘殿乃天道重地,便是强如师,也不可能瞒过月老做这般手脚……

    两个童儿接触不到月老的剪刀,且月老平日里也极少出这般大的纰漏……

    很快,月老哆嗦了下,抬头看着李长寿,低声道:“那颗绣球,那颗曾主持天婚的红绣球,绝对能做到此事。”

    李长寿闻言顿时陷入了沉默。

    圣人娘娘?

    她做这种事干什么?一个小狐妖,一个可能斗法都斗不过元仙的浊仙……

    圣人出手必有深意,总不可能是为了看场好戏什么的。

    这背后莫非有什么惊天动地的算计,是自己此时还看不到的?

    “月老,除却红绣球……”

    “断没有其他可能,”月老看着这月老后殿,低声道,“姻缘殿与天庭众神殿,本就是天道之力凝成,乃天道护持的重地。

    而姻缘殿中本该有的那件红绣球,其威能,尚在我这个守殿灵之上。”

    李长寿看着这根红绳,一时间也只能继续沉默。

    月老又道:“动不得,这绝对动不得!

    水神大人您定要信小神,便是借小神几个胆子,也不敢在您知己忘年交的姻缘上,动这种给自己添堵的念头!”

    “罢了,多谢月老指点,我再想想其他办法。”

    李长寿转身刚要离开,但心底一动,转身看向了师父的姻缘泥人。

    一个恍惚,他看到了这般画面:

    月老自殿外而来,招来齐源的泥人,看着齐源与酒雨诗的泥人,先用相思宝树扎了两人几下,再将两人本来已经有些远离的红绳,拉到了一起,打了个喜结。

    但月老满意地离开后,两根红绳轻轻一晃,再次被扯断,酒雨诗的泥人更是将红绳收回去了大半。

    画面戛然而止,只留下少许熟悉的道韵。

    果然是圣人娘娘出手,这般画面却是在告诉李长寿,并非是她拆散了酒雨诗与齐源的姻缘,也非月老暗中做了什么。

    顺便,这位圣人娘娘也认下了,狐妖阿兰的红绳就是她缠上去的。

    这是……

    热血漫看够了,想换点口味看恋爱酸酸甜了?

    李长寿各种无力吐槽,对此也是一阵头疼,心底浮现出了【池边女神双手捧脸颊,满脸期待看着云镜】的画面。

    令寿十分头大!

    辞别月老,李长寿心神落归小琼峰。

    他此时还是不太相信,圣人娘娘会因想看故事而出手,始终觉得圣人娘娘还有其他算计。

    而自己,此时断然不能跟圣人相抗!

    ‘浪前辈’在六圣未出的时代,都被搞成了残渣,面对这六位远古时代至今的‘少数胜出者’,李长寿此时不敢起半点心思。

    小琼峰上,李长寿看着自家正不断踱步的师父,沉吟几声……

    “师父?”

    “嗯?”

    “您确实对这狐女无感?”

    “那是自然,”齐源老道慨然道,“你当为师是那色中恶魔?岂能因女子姿色而自落心境!”

    李长寿禁不住一手扶额,“要不您……先试试?”

    “试试又如何?”

    齐源一扫拂尘,自行驾云,朝着迷阵而去,顺利见到了那块牌子。

    【迷路了?】

    齐源轻哼一声,在原地站立不动,端着拂尘闭目养神。

    不多时,在阵法中转圈的小兰有些失魂落魄地走来,闯入了这一节阵法……

    “道长!”

    这一声情真真、意切切,让齐源老道当场哆嗦了几下,浑身上下寒毛竖起,道心都是一颤。

    他转过身来,见那身着霓裳裙的美丽女子冲来。

    说时迟那时快,齐源老道后退半步,几乎下意识就道一句:

    “道友且止步。”

    狐女连忙顿住莲足,露出少许微笑,眸子闪着光、白皙肌肤染着淡淡红晕,柔声道:

    “您终是能见我的,对吗?”

    “道友,说实话,贫道对你并无任何念头……”

    “那您为何目光闪躲,不敢正面看我一眼?”

    齐源老道不由再退两步,此刻却已是有些慌乱了浑浊的道心,“道友你……还请自重些。”

    到此时,李长寿就已是彻底放弃了自家师父,开始想接下来该如何稳住这个狐女,以及保证师父不会泄露他的跟脚……

    有些事,枕边是绝对瞒不住的。

    李长寿很快发现,这狐女也是有备而来……

    这时,酒玖、灵娥、酒乌、酒施相伴回了小琼峰,与李长寿碰面之后,李长寿点开了一面云镜,一同观察阵内的情形。

    不多时,江林儿带着酒雨诗也来了此处,加入了围观者的行列。

    且看那狐女,施展出了一套尚显青涩、痕迹感颇重的攻略步骤……

    她先是一句:“道长,咱们可以坐下说说话吗?”

    齐源老道皱眉点头,两人相隔三尺而坐。

    沉默片刻,那狐女开始倾诉衷肠,将日夜的思念、每日梦中梦到的画面,与齐源老道柔声说着。

    她没有用任何魅术媚法,只是这般言说。

    小半个时辰后,她又是一句:

    “哪怕道长不愿留我,我也想为道长舞上一曲。”

    齐源老道此刻已是不忍拒绝,点头答应了下来。

    只见狐女起身走出几步,在林间翩然起舞,不知不觉就褪去外层薄薄的纱裙,舞姿美的惊心动魄……

    一舞罢了,再看齐源,却见这老道面容肃穆,淡定的点点头,言道:“可舞罢了?”

    忽听李长寿传声呼喊:“师父,鼻子、鼻子!”

    嗯?

    齐源老道眨眨眼,UU看书 www.uukanshu.com 抬手摸了摸人中,却是……沾了满手鲜血。

    “道长!您怎么了!”

    狐女小兰呼喊一声,化作一阵香风,急忙飞到齐源身前。

    齐源修为不高,来不及闪躲,已被一只纤手摁住口鼻,下意识抬手,反摁住了那只纤手。

    林间顿时安静了下来,二人四目相对,老道、狐女齐齐霞飞满面。

    老道触刺般将手挪开,狐女却是满目柔情,低声道:“道长,我来帮你疗伤就是。”

    “嗯……嗯!”

    阵外,李长寿倒是第一次,与师祖、师伯、师叔、师妹、表妹,动作整齐划一,齐齐以手扶额。

    没眼看啊没眼看,使不得啊使不得。



如果喜欢《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言归正传所写的《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为转载作品,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