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列表 > 第348章 阐截双教中洲对,灵山独坐暗忧心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348章 阐截双教中洲对,灵山独坐暗忧心

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师兄~”

    白云缓缓消散,身着浅青罗裙的少女伴着林间微风飘来,轻盈地落在丹房门前。

    李长寿正躺在摇椅上,悠闲地挥着一把蒲扇,双目微微眯着,有一种惬意恬淡。

    灵娥眨眨眼,刚要问师兄是不是有什么喜事,就听一缕传声入心:

    “以防万一,今后在心底,也不要多想任何关于我在山门之外的事。

    现在的敌手比较无耻,还有个能探听人心声的本领,你修为太低,有心中杂念就可能被人听去。

    虽然此时咱们的跟脚尚未暴露,但暴露的风险已经达到了千分之三四,必须加倍小心谨慎。”

    想都不能想?

    这个似乎好难做到。

    嗯,所以师兄的意思是……天仙境等于‘修为太低’?

    “哦,”灵娥乖巧地应了声,背着小手在旁边走了两步,又传声问:“那师兄,如果我忍不住去想这种事。”

    “那就去丹房下的密室,”李长寿传声叮嘱,“密室周遭我刚布置了遮掩天机的阵法。”

    灵娥惊讶道:“我可以随便进去吗?”

    李长寿笑而不语,眯着眼,缓缓晃着蒲扇。

    灵娥偷偷做了个鬼脸,跑去丹房内搬了个垫子,与师兄一门之隔,盘腿打坐。

    青白裙摆落在身周,宛若一朵莲花在缓缓绽放,秀发垂在胸前身后,发梢随风轻轻摆动……

    片刻后……

    灵娥施展祖传技艺,当面传声:“师兄,你今日,突然闲下来了吗?”

    “闲?”

    李长寿左手一招,一只紫砂壶从丹房中飞来,送到嘴边砸吧了两口。

    “若是能闲,我如何会在这里晒太阳?早就炼丹了。

    现在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我必须静下来,等后续事态发展。

    你可知,现在我这心神,远观昆仑玉虚宫,再看天庭凌霄殿,不忘南海金鳌岛,时而遁地游幽冥,忙得很啊。”

    灵娥不由惊奇道:“师兄你现在竟然还会吟诗了!”

    李长寿:……

    “憋说话,为兄忙正事了。”

    “略!”

    灵娥在旁偷偷做了个鬼脸,李长寿扭头扫过去一眼,灵娥瞬间恢复端坐,迅速入定修行。

    李长寿笑了笑,刚要将心神落去昆仑山玉虚宫中、黄龙道人的袖口,仙识突然捕捉到,破天峰上飞出两道熟悉的倩影,朝山门匆匆而去。

    刚离开小琼峰的有琴玄雅,似乎有什么急事,陪着她师父姜京珊飞出了山门……

    紧接着,又有两位长老、三位门内执事,自破天峰飞出,飞出山门与有琴玄雅师徒汇合,一同驾云朝南方赶去。

    李长寿也有些纳闷,不知具体出现了什么事。

    但此时,他还要忙阐教、截教、西方教与天庭的四方博弈,也没办法多关注同门好友。

    稍后再打探下吧。

    李长寿静心凝神,心神落归黄龙真人袖口中的纸道人处……

    ……

    黄龙真人已回了玉虚宫有几个时辰。

    他有些坐立不安,在自己修行的殿内来回走动,甚至还打翻了两只珍爱的花瓶。

    这位阐教老实龙,已经哼了六声、咬牙数次、跺脚不计其数,生动诠释了什么是‘忍一时越想越气、退一步越想越亏’……

    再有李长寿不断传声叮嘱:

    “要引起旁人注意,表达出那种,很想让人听自己倾诉,却又抹不开面皮的样子,这样最真实……”

    “情感表达,通常讲究露一分藏九分,这一分不要想着去打动别人,要用自己的内在、内在……只是靠音量嘶吼是没有用的,眼神很重要。”

    黄龙真人虽觉水神有些太过细致,但仔细体会,又觉得水神所说,颇有些道理。

    终于,躁动的黄龙,引来了同门师兄弟的关注……

    最先过来的,是十二金仙排行第二的赤精子。

    这位老道身着褐色道袍,比之前更显得清瘦,到了黄龙真人的殿中,目中略带疑惑,开口问:

    “师弟,你这是怎了?”

    黄龙真人负手而立,仰头长叹,嘴唇颤抖几下,想看赤精子却又错开视线,眼眶略微有些湿润……

    李长寿:过了,戏过了黄大爷!

    赤精子见状,忙道:“可是因听说了东海海眼之事?你在闭关修行,不必自责苛责。”

    这话一出,黄龙真人面露羞惭,感情方面已是自然而然,达到了‘真假难辨’的境界。

    “唉!”

    黄龙真人颓然一叹,“我未能去助龙族,本就对不住这份血脉。

    今日又、又被那截教的师兄师弟出言侮辱,心底何其憋闷!”

    “这是怎了?”

    赤精子快步向前,正色道,“他们还出言侮辱?龙族之事,与他们截教何干!”

    “并非龙族之事……唉!”

    “黄龙师弟你且详细说来,若他们截教欺人太甚,咱们定要去找他们要个说法!”

    当下,黄龙真人叹了口气,将自己如何去罗浮洞寻赵公明,却遇到了火灵圣母之事简单说了,还说了五部洲流言四起,火灵与赵公明的谣言被人津津乐道……

    “他们不分青红皂白,这事就怪到了我头上!

    我自罗浮洞回来后,就在殿内修行,什么事都没做过!一句话也不曾乱说!

    我解释与他们听,他们硬是不信我,还要逼我立下大道誓言,我!我!”

    赤精子瞪眼道:“师弟你可立下了?”

    “我……立了……”

    “欺人太甚!”

    赤精子骂道:“大家都是圣人弟子,修一般神通道法,何以如此咄咄逼人!

    他们截教既然不信咱阐教,又何必说那什么三教一家亲!

    师弟你且去寻大师兄,将此事禀告了!

    待贫道将尚未闭关的师兄弟们都喊过来,再去找他们讨个说法,定要让他们对你致歉!

    哼!”

    当下,赤精子转身踏步而去,义愤填膺。

    黄龙真人有些心虚,对李长寿传声问道:

    “这,没事吧?”

    李长寿笑道:“按剧本走,此时越气愤,稍后越感动……

    稍后去见广成子师兄,还是要将所有事详细禀告,得广成子师兄配合,这才是最重要的一环。”

    “唉,”黄龙真人站起身来,按赤精子所说,朝玉虚宫金殿而去。

    阐教这边,事情进展颇为顺利。

    当广成子听闻,是大法师、多宝道人一同参与制定的这般算计,又听了黄龙道人详细讲述这算计的种种好处……

    这位玉虚宫击金钟的仙人思索一阵,总算点头答应了下来。

    待赤精子寻来了众多阐教大手子——玉鼎真人、太乙真人、惧留孙、文殊广法天尊、灵宝大法师、道行天尊;

    广成子一声令下,阐教众仙齐齐出了玉虚宫。

    正当阐教仙人们要去找截教兴师问罪,身后传来轻叹声,却是燃灯道人坐在云上迅速飘来,问他们为何要外出……

    广成子本是不想搭理,但一位身材不高、面容憨厚的十二金仙已站了出来,正是惧留孙。

    惧留孙道:“副教主有所不知,那截教多宝师兄欺人太甚,辱骂黄龙师兄,我等气不过,要去找他们讨个说法。”

    “哦?”

    燃灯皱眉道:“我阐教本就与他们截教有数个元会的争执,三教源流大会仿佛就在昨日,他们截教已是如此按耐不住!

    截教号称万仙来朝,人多势众,今日贫道也随尔一同前往,看他能有什么手段!”

    煽风点火的来了。

    还好,燃灯的现身,早已在李长寿预料。

    正在海神庙后堂,暗中搞阐教十二金仙性格初步分析的李长寿,嘴角一撇,提笔写下了一行小字:

    ‘灯,蹬蹬蹬蹬。’

    当下,阐教惊动了大半十二金仙、一位副教主,外加百多名玉虚宫中修行仙人,浩浩荡荡朝东南方向赶去。

    众仙人刚飞到中神州中部区域,几位修为较高的十二金仙便是皱眉,各自传声叮嘱,齐齐眺望东南。

    那里,大片白云带着数百仙人,正朝他们迎来!

    且看这数百仙人,最先一人便是身着锦袍的微胖道人,就是那个喜欢在宝物堆中一拱一拱……

    咳,谣言,谣言。

    正是截教大师兄,通天教主最喜爱的弟子,多宝道人!

    多宝道人左手边,那两位仙子格外引人注目;

    一人身段高挑、身形纤秀,浅粉胸襟天鹅颈,抹胸长裙耀金光,头戴发饰也是金光闪闪,正是内门四大弟子之金灵圣母。

    这金灵圣母的实力,在截教稳占前五。

    除却多宝道人可称之为截教通天教主座下第一仙,金灵圣母、云霄仙子、赵公明、乌云大仙四位大能的实力颇为相近,难分高低上下。

    不过真要切磋斗法,乌云大仙有些吃亏,毕竟没什么重宝护身。

    再看金灵圣母身旁,还是那位绿裙绿发绿眼瞳的龟灵圣母;

    这三位内门大弟子,再加上多宝道人右手边站着的赵公明,以及其后跟着的金鳌岛十天君、九龙岛四小圣等等,当真称得上高手如云!

    这两股仙人云上相见,远远相对,各自默契的停下云头。

    看西北,神光闪闪、仙光缭乱,以广成子为首的阐教仙面容肃穆,大多都是宝相庄严。

    看东南,光彩熠熠、云烟缥缈,以多宝道人为主心骨的截教仙气势凌厉,其中那半数女仙,更为天地增了几分色彩。

    双方隔着千里打了个照面,这两朵白云瞬间散发出浓烈威压!

    霎时间,风停云止,太阳星都变得有些黯淡,不少站位靠后、修为稍低的两教仙人,已是元神轻颤,颇感呼吸不畅。

    双方似乎也有某种默契,各自既不见礼,也不言说,多宝道人与广成子,目中都露出几分怒意……

    双方仙人,各自做好了斗法的准备!

    与此同时,灵山宝地。

    数十名老道聚在一口宝池旁,两名老道出手,点开了云镜术,远远地观察着这一幕。

    截教和阐教几乎要打起来了,这是让他们预料不到,且喜出望外之事……

    西方跟道门的关系就是此消彼长,西方若想大兴,必须让道门不再兴盛;

    他们从远古至今,暗中搞了这么多事,也就两三次出现这般情形,而且每次双方都克制地回去了。

    没想到,他们现在什么都没干,双方却自己走到了大战边缘……

    天道庇佑,西方大兴!

    在这些老道未曾关注的角落中,那只谛听神兽正将此时发生的这些事,传声详细说给身旁盘坐的青年道者。

    这青年道者的表情,此刻已是无比凝重。

    为什么……

    他推演了谣言之谋后续数百个可能,此时发生的,却刚好是可能性最微小的结果?

    截教、阐教的矛盾,这么一点小事就都诱出来了?

    借着谛听神兽的神通,这青年道者也算完整目睹了前因后果……

    从黄龙真人有些不忿地离开罗浮宫开始,这青年道者就已明白,自己一个小算计,已是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能为截教、阐教之间埋下一些间隙,让他心满意足,却并未自得。

    这类的间隙只要积累的够多,最后终归会轰然爆裂;而做了这一点小事的他,也不会承受太多因果。

    他只是雪崩时的一只雪花罢了,虽然不无辜,但因果反噬并不会太强。

    可,后续发展,完全出乎他预料。

    截教金鳌岛上,那火灵圣母竟是如此刚烈,不声不吭提剑就要自刎,让金鳌岛仙人齐齐震动。

    玉虚宫中,那黄龙真人越想越气,还砸碎了两只宝瓶!

    ——谛听无法直接听到黄龙真人的心声,却能听到一些玉虚宫修为较低弟子的议论声。

    这时,谛听与它的主人地藏,依然不知即将发生何事。

    一直到双方仙人动身,阐教燃灯出场,截教金灵圣母与龟灵圣母现身,双方都压着火气,似乎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整个过程十分迅速,没有给地藏半点操作的机会。

    地藏心底一叹,目中流露出几分不解、无奈,又迅速化作不甘,低声道:

    “我遭了算计。”

    “为何,”谛听传声问,“这般不是主人所想吗?”

    地藏传声叹道:“不,这般情形是我不愿见的。

    我所要见的,是徐徐图之,是稳步积累,而非这般一步到位!

    必是有人正借我放出谣言之事,在暗中谋算。

    若今日两教大打出手,但凡有一个圣人弟子死伤,必会惊动圣人。

    圣人推演,无物可挡,我必会被推出去,平息道门怒火。”

    地藏双目一凝,心底划过一个又一个念头。

    虽然此时坐在灵山,但那两教仙人的威压,此刻宛若大山一般,落在了他背上。

    谛听问:“破解不了吗?”

    地藏额头沁出少许冷汗,传声答道:“破解不了,谣言之谋,放出去便不可控。

    我本是一场小算计,却被人提成了挡箭牌。

    我出阴谋,那人出阳谋;

    对方一石三鸟,对我这个最先出手者也有所针对。

    唯一的办法,便是我此时赶去劝说两教仙人,如此虽可自保,却又会被老师怪罪……

    进图两难,不如不动静观,将算计用在稍后事态变化上。”

    谛听神兽挪了挪脑袋,“早说了,莫用这种上不了台面的计谋。”

    “唉……

    背后竟有高人接手,这确实是我此前没想到的。”

    高人?

    地藏扭头看向了灵山后山、金光环绕之地,UU看书www.uukanshu.com 目中划过少许惊疑。

    能在短时间内,影响到黄龙真人、火灵圣母,将此事彻底闹大……

    若从得益者分析,或是从出手者所具备的能力来判断……

    ‘老师,莫非在您眼中,我也只是一枚可以随时被舍弃的棋子,就如那金蝉一般……’

    青年道者闭目轻叹,左右思量,却只能坐立不动。

    谛听神兽突然道:“会不会,是道门在故意做戏?”

    青年道者皱眉凝思,很快就苦笑着摇摇头,“这么多圣人弟子,难不成只是为了吓我一吓?

    此时我也只能静待后事,盼着他们莫要斗法。

    道门这潭水,当真趟不得。”



txt下载地址:
手机阅读:



如果喜欢《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言归正传所写的《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为转载作品,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