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列表 > 第256章 套路现场教学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256章 套路现场教学

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正文卷第二百五十六章套路现场教学金蝉子此时来寻,自然不可能是为了恭贺忘情上人顺利渡劫。
‘他应该,是来谈如何分龙的吧。’
李长寿心底禁不住嘀咕了几句。
同样是鸿蒙凶兽,做兽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
像已经投靠自己的文净道人,此前在西方教的处境已经很尴尬,处于被西方教随时抛弃的边缘;
她根本不敢在洪荒中光明正大的走动,只能躲在阴暗之中嗡嗡。
而这个金蝉子,此时大摇大摆出现在南赡部洲,完全没有禁忌,就差大喊一句:
【小海神,我是来谈判的!】
显然,金蝉子已完成从暗转明,被西方教洗白了跟脚。
也算凶兽赢家。
李长寿的这缕神念在神像中静静地呆着,看着庙门前站着的那道身影,看着对方那幅自信满满的微笑……
大概,这位唐僧的前世身觉得,身为四海乱局背后的‘持刀者’,他们彼此应有这份默契,是时候进行一场‘持刀者’的交谈。
可惜……
李长寿今天注定要让金蝉子失望了。
根据早就定下了【对西方基本原则】,哪怕金蝉子在他晒神庙中蹦迪热舞喊官人,他也不会搭理半句,更不会展露半点踪迹。
总之,杜绝跟西方教有任何形式的直接交流!
李长寿心底轻笑了声,大半的心神回到度仙门外、忘情上人渡劫之地,看着那开始消散的雷球……
一截不成人样的‘焦炭’从空中滑落,砸在了下方的岩浆湖中,静静地漂浮其上。
但此时,在场之人只有欣喜,没有担忧。
因为那截焦炭,蕴含着一股斐然的生机!
金仙劫已过。
天空之中劫云悄然消散,化作一股股浓郁的灵气,朝着下方涌去。
而在那截不成人形的‘焦炭’上,三朵玄妙之花缓缓在额头、胸口、腹部显化,又慢慢游动,汇聚于天顶,迅速绽放。
一朵藏本命;
一朵蕴道生;
一朵模糊不清,预示着变与可能。
那截‘焦炭’又缓缓漂浮了起来,凭空盘坐,现场褪皮,露出了忘情上人的真容。
一束青光自天外落下,包裹在忘情上人身上,一朵庆云飘来,空中出现了种种异象,响起了悦耳的天道彩铃……
“师父过了!师父过了!”
此刻,酒乌终于敢开口大喊。
酒字九仙齐齐欢呼雀跃、激动不已!
李长寿的这具纸道人,更是被兴奋过头的酒玖抓着胳膊一阵摇晃,差点没把他从云上直接扔下去……
咳,些许碰撞,不胜笔墨。
江林儿纤手抹了抹眼睛,干咳几声,拿出了做师娘的淡定,在旁静静站着,尽显端庄从容;
只是,因为过于少女的身段,她总归是少了一些威严和威慑力。
自今日起,度仙门又多一名金仙,门人弟子的安全系数再次迈上了一个台阶。
正当大家欢呼庆贺,李长寿却分了些注意力,暗中观察着万林筠长老的面容……
万长老此时虽‘冷笑’连连,但眉目间,总归是有几分向往,眼底也不经意流露出几分失落。
不多时,忘情上人换了一身长衣,浑身散发着淡淡清香,身周飘舞着一些花瓣,朝酒字九仙处飞来。
掌门季无忧与麒零长老,带着众位长老过来贺喜,

门内也有不少仙人飞出来迎接……
度仙门各处欢声载道,门人弟子大受鼓舞;
不少老一辈天仙感慨横生,忘情上人的几位师兄弟也是道心震颤、激动不已。
正当门内一片欢腾,李长寿却悄然回了小琼峰上,与师父、师妹言说了忘情上人顺利渡劫之事。
因师祖江林儿的关系,师父和师妹也需赶去庆贺,李长寿刚回来,自是不用再跑一趟……
正当李长寿想偷闲几日,寄托了心神的纸道人半躺在摇椅上,继续整理老君出所传丹道,心底又听到了一声有些模糊不清的嗓音……
“海神,何不派化身前来一见?”
这金蝉子,耐心似乎有些不足。
这才一两个时辰,就已是按耐不住,闯入了那处海神小庙……
李长寿借神像瞥了这六翅金蝉一眼,随后就自顾自的整理自身丹道,全然不搭理对方。
金蝉子此时已在神像前,又道:
“以海神之谋略,应知贫道所为何事而来,为何避而不见?”
这小小的海神庙静悄悄地,只有一名庙祝躲在桌子底下,不断瑟瑟发抖,心底一片空白。
又片刻……
金蝉子笑意渐渐收敛,冷然道:“莫非,海神当真不将我们放在眼底?”
李长寿暗自挑了挑眉。
这个金蝉子倒也算心思细腻,借西方教之势施压,又故意只是说‘我们’,而绝口不提‘西方’二字。
怪不得能得西方高层看重。
但他还是不理,静静地看金蝉子唱独角戏,甚至还在心底想象了下,这家伙穿上袈裟、戴上僧帽的模样……
啧,确实挺帅,有点小坏,不负‘御弟哥哥’之名。
李长寿先拿出之前做的《金仙劫观察笔记》,仔细整理了一遍,进一步完善了自己的渡劫方案。
又拿出了十多只空白的玉符,开始将自己得来的丹道感悟,按自己的理解,整理成‘丹经’。
在这个过程中,李长寿心底,那个模糊的嗓音,每隔一阵就响起一次……
“海神莫非是怕了?”
“海神,若你不放心,我可按你的规矩,先立些誓言,如何?”
“哼!
今日我倒是要看看,你如何能不见我!”
不过一个时辰,金蝉子直接坐在了李长寿和敖乙的神像之前,一幅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
李长寿对此只能略微摇头,继续低头忙自己的……
忘情上人渡劫修成金仙,倒是让他也有些道心躁动;
在李长寿看来,忘情上人总体不过只有六七成的把握,数次险死还生,最后勉强撑过去了。
这是赌命赌赢了,万一输了呢?
恐怕此时江林儿已守了寡,酒字九仙嚎啕大哭,王富贵这个名字,荣登度仙门‘仙逝’榜。
将自己该做的、能做的,最大程度做好了,再全力以赴面对金仙劫。
那样,哪怕自己撑不过去,也不会有什么遗憾吧。
稳一手,不急。
……
度仙门这半个月十分热闹。
掌门亲自下令,不闭关的门人弟子去破天峰上庆祝,百凡殿前架起仙宴,修成金仙的忘情上人连日讲道。
李长寿也偷闲半个月,整理出了十二篇丹经、三十余丹方,这不过是老君所传授丹道的一小部分。
与此同时,李长寿也被吵了半个月。
金蝉子就坐在南海的那座小庙中,每隔半个时辰开口喊一句‘海神,何不出来相见’。
李长寿索性,直接把这家伙当做了‘闹钟’,提醒自己岁月匆匆。
他此时所整理出的这些丹方,都是自觉能用上的。
其中有几个丹方,还是特意为万林筠长老找出来的,只待自己修成金仙,搞一些天地灵药,就可尝试开炉炼制。
“教主哥哥!教主哥哥!”
天庭海神府中,敖乙急匆匆找到了李长寿的纸道人,言说自己刚刚的‘惊人发现’!
“教主哥哥,有个青年道者坐在一处小庙中,每隔半个时辰就喊哥哥去跟他见面,不知是何许人也。”
李长寿:……
“当真?”
敖乙瞪着眼,满是认真地回道:“当真!”
“嗯,他半个月前就在那了,”李长寿摇摇头,言道,“此人是西方之人,曾在你大婚时,自东海显露过行踪。”
敖乙不由眨了眨眼,略微有些尴尬。
李长寿轻吟几声,心底念头轻转,分析此事利弊,很快就有了决定。
“敖乙,你不如现在就去请几位龙族高手,最好是能得你父王完全信任之人,探查这处小庙。
若是能不被他发现,我就试着套他话语,看能否探出西面接下来会有什么动作;
若是惊了他,让他离开,那对咱们也没什么损失。”
“是,乙现在就去给父王传信!”
敖乙连忙答应一声,匆匆离开李长寿所在的正屋。
此时在龙族眼中,敖乙这个二太子殿下跟自己这个海神已是过分亲近,很容易让龙族觉得,是自己忽悠了敖乙……
虽然不得不承认,也确实存在一些忽悠的成分在。
故,只是让敖乙在旁‘做证’已不太稳妥,必须要多几个‘证人’,才更有说服力。
又半个时辰后,敖乙赶来禀告,说是已安排妥当。
东海龙宫两位老龙出手,借敖乙的神像,将小庙中的情形展露在了东海龙王与众龙族重臣面前。
并未被金蝉察觉。
李长寿的一具老神仙皮纸道人,也从安水城赶去了那处小庙,当着龙族的面,自小庙后院钻出。
坐在神像前的金蝉子眼前一亮,冷笑半声,淡然道:“海神当真是事多人忙,让贫道好等。”
端着拂尘走进来的李长寿略微皱眉,“道友何人?为何吵扰我修行?”
“哦?”金蝉子站起身来,那张清秀的面容上带着几分恍然,“原来海神是在修行,那倒是贫道打扰了。”
李长寿以退为进,笑道:“若道友无事,就请回吧。”
“海神可知我从何而来?”
‘东土大唐’这四个字,差点就脱口而出!
李长寿略微摇头,言道:“不知。”
“贫道今日是奉命前来,与海神相商一事,”金蝉露出几分微笑,抬手拿出了一只紫金宝珠。
宝珠光芒一闪,就将两人身形笼罩在一层结界之中。
李长寿见状,主动后退两步,出了结界。
金蝉子皱眉道:“道友这是何意?你我相商之事关系重大,须得防备隔墙有耳。”
“道友还是请回吧,”李长寿一脸正色,“我们人教做事一向光明磊落,这般遮遮掩掩,不合我之大道。”
金蝉子注视着李长寿,而李长寿目光坦坦荡荡,毫无半点‘羞涩’。
这是一场,关于脸皮的较量。
今日的金蝉子,还有几分抹不去的傲气,很快就败下阵来……
“也罢,”金蝉子淡然道,“这已非什么隐秘,各方也都已是心知肚明。
海神,咱们快人快语。
贫道前来此处,一是为了赔个礼,此前我们多有冒犯,不知海神跟脚如此深厚。
二是来相商龙族之事。”
李长寿突然道:“你们西方的规矩,莫非就是空着手来赔礼?”
金蝉子不料李长寿突然说这个,顿时被扰乱了节奏。
寿之套路现场教学——【带偏重点,混淆视听】。
“自然不是,”金蝉子笑道,“今日你我只要商议出个结果,明日便会有一份厚礼送上。”
李长寿轻笑了几声,“那按照道友的意思,若是你我今日商议不出结果,那赔礼也就此算了?”
“并非如此,我们并不愿与道友为敌……”
“也罢,说第二件事吧,你想与我如何商议,又商议何事?”
金蝉子并未察觉,他已是在不知不觉中,失去了谈话的主动权。
【占据主动,投石问路】
这金蝉子笑道:“龙族有四海龙宫,我们取其西、南,道友取其东、北,如何?”
李长寿心底也是一乐,这金蝉子竟直接将这般话说了出来。
那就直接过渡到第三步——【装疯卖傻,偷换立场,以退为进】。
李长寿道:“道友似乎搞错了,我要龙宫作甚?”
金蝉子沉吟两声,声音略低了些。
他道:“贫道所说,自不是指海神,而是在说道友背后的天庭。
人教想兴盛天庭,我们也想兴盛西洲,龙族垂垂老矣,又不甘落寞,其底蕴无比深厚,你我两家,自可化而分食。”
“够了!”
李长寿突然一声大喝,面露怒色,骂道:“道友,你到底是何人?为何在此地嘤嘤狂言!”
“我乃……”
“西方之人?”李长寿冷哼了声,“就知你会这般言说!
道友,你这般嫁祸的把戏,用的实在太肤浅了些!
西方与我道门三教都是大教,有超然之存在,哪怕西方出手算计,也都是隔空过招,在意各位教主的面皮!
又怎会派人,来与我直接言说此事?还说什么化而分食?
我劝道友良善,UU看书 www.uukanshu.com 莫要挑起我道门与西方的争端!”
金蝉子迅速反应过来,定声道:“海神,我又何必以此事蒙骗?”
“世道艰险,灵心叵测!世间之事,谁又能说得准?”
李长寿摇摇头,“道友若无法让我相信,道友确实是西方之人,且能全权代表西方,那就莫要怪我今日失礼了。
不送!”
金蝉子彻底懵在那,盯着李长寿这老神仙的面庞,低声道:“那依海神之见,我该如何证明?”
“很简单,让天道来验证,立大道誓言,证明自己能代表西方就可。”
“不过一誓言,海神且等。
天道在上,若我金蝉今日非受西方教副教主委托,前来此地与海神相商龙族之事!
若我金蝉所言有半句虚假,自遭天道降神雷惩戒!”
金蝉子言语落下,心底略微觉得,有些不对劲……
而空中已经传来闷雷之声,天道之力来去匆匆,收下了这份誓言。
李长寿此时缓缓松了口气,心底为金蝉子点了个赞:“你果然是西方教之人。”
金蝉子笑道:“道友如今既然信了,咱们也该好好谈谈了,道友尽可言说自己的条件。”
“我没有条件,”李长寿笑道,“此事不必交谈,我与道友完全不同。
我干涉龙族之事,起因其实只是海神教有龙族的一份香火功德,而我是海神教教主。
道友,请回吧。”
金蝉子顿时一怔,被晃的有些腰疼。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如果喜欢《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言归正传所写的《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为转载作品,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