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列表 > 第238章 寿之基操小套路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238章 寿之基操小套路

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这家伙不带头套出场,李长寿是真的认不出,他竟然就是大名鼎鼎的地府牛头。

若要问这‘牛头’是谁?

上古曾有诗赞曰:

【地府有个阎青天,铁面无私辨忠奸。

判官阴差来相助,牛头和马面站身边。】

这诗里面说的‘牛头’与‘马面’,就是李长寿上辈子都十分熟悉的地府勾魂使者,与黑白无常知名度基本持平。

李长寿有些模糊的记忆中,自己小时候家附近还有一家面馆,名为‘牛头马’,味道也是相当不错!

不过话说回来……

大名鼎鼎的牛头、马面,真就两个巫族高手,搞个头套硬上?

巫族也是有点东西。

李长寿心底感慨之余,仍不忘关注当前局势变化。

此事发展到摩拳擦掌、磨刀霍霍的地步,有那地府阴差嚣张跋扈、故意挑事之嫌,也有忘情上人‘头铁’之因。

像这阴差小将这般的‘小鬼’,对他好言好语一二,让他觉得自己有面儿,也就不会多为难。

再者,李长寿他们一行来地府,是为了托关系、走后门,完全可以定性为‘干涉六道轮回正常运转’,本就不算占理。

双方眼看要动手时,又有地府轻量级高手‘牛头’登场,掌门季无忧也多了几分忌惮……

季无忧立刻对身后四人传声:

“当心,此怪非同寻常,能不与对方起冲突,便尽量避免。”

有琴玄雅轻轻皱眉,觉得掌门有些前后不一;

李长寿心底却是一笑,掌门能懂从心大法,那就再好不过了。

咳,人教弟子的从心,那能叫从心吗?

从善如流罢了。

就听【牛头】又道:“就是你们来这闹事?”

“道友,贫道并非前来寻衅滋事,”季无忧将长剑背于身后,淡然道,“贫道几人,本欲往酆都一行,却被道友身后这位地府将军,故意为难、阻拦在了此地。”

牛头扶了扶自己的头套,让自己的头部看起来更和谐、自然一些,头套的表情也是生动丰富。

牛头扭头看了眼,身后那蜡黄面色的阴差将领,皱眉问:

“你没事,拦他们做什么?

让他们拿点宝物,放过去不就行了?

他们不过去,咱们后面的兄弟怎么收礼?”

度仙门五人:……

这阴差将领忙道:“元帅,真的不是末将有意阻拦,是他们口出狂言,故意挑衅!”

季无忧立刻道:“我等故意挑衅?

那道友为何放他人自去,却单单拦贫道之去路?”

李长寿心底暗戳戳的,为自家掌门点了个赞。

这般避重就轻、偷换概念的手段,掌门用的竟是如此熟练,一看就是此前没少……

咳,一看就是人生阅历足够丰富,实是兜率宫迫切需要的跑腿人才!

待自己在人教内的位置稳固了,肯定要向大法师举荐举荐。

那勾魂使者牛头看看自己手下,又看看季无忧,虽然略微有些纠结,但最后还是选择站在了自己人这边……

“行了,你们五个原路回去吧。

今日这事我也不问,也不跟你们多计较。

地府是生灵轮回之地,乃天道庇护之所在,也不是谁都能乱闹事的。”

听闻牛头之言,季无忧顿时皱眉,江林儿面色大急。

李长寿心底微微一叹,总归还是不免自己出来忽悠几……

“这位元帅!”

有琴玄雅突然开口,定声道:“莫非不问事情起因原由,就这般下了决断?”

牛头哼了声,背起手来,道了句:

“地府,本就不是谁都能进的。

有琴玄雅还要继续言说,一只大手从侧旁伸来,在她身前做了个阻拦的手势。

她扭头看去,刚好与李长寿目光相迎。

李长寿含笑摇头,传声道:

“有琴师妹,处理事务不能这般只看自身立场,须得顾忌己方与对方的颜面。

此事让我来试试吧,你且收了法宝。”

有琴玄雅顿时哑火,只是轻轻颔首,周遭盘旋的飞剑自行归鞘,并成了那把大剑。

李长寿在灰云上走了两步,向前行礼,言道:

“掌门、师祖、师伯祖,可否让弟子试试,能否请这位勾魂元帅放咱们一条去酆都城的路径?”

——不管如何,先顾全自家高手的面皮。

季无忧有些欲言又止,他是担心李长寿出什么问题。

毕竟这可是他们度仙门的宝贝,人教玄都大法师的私!

呃,不可说,不可说……

忘情上人皱眉注视着李长寿,目光关切又有些严厉,似乎是怕李长寿说错话,遭遇什么不测。

但江林儿已是急切地开口,忙道:“长寿,全靠你了。”

“是,师祖。”

李长寿做了个标准地道揖,而后面露微笑,朝牛头和那群阴差兵将驾云飞去。

他飞的很慢,笑容很诚恳;

但不知怎么,从那勾魂使者牛头,到其他不重要的路人阴差,此刻莫名其妙地有些……想立刻退走的冲动。

不等牛头开口,李长寿又是一个道揖。

“晚辈人教度仙门弟子李长寿,见过牛头前辈。”

“嗯?”那牛头顿时一阵眨眼,“你们是……人教的?有圣人老爷的那个人教?”

“前辈说笑了,这天底下,也不敢有人冒认圣人道承才对。”

李长寿含笑点头,散出自身少许道韵,牛头又是眼前一亮。

他不认识这道韵,但感觉很玄妙。

李长寿道:“此地人多口杂,前辈可否借一步说话?”

“咋还借一步?”牛头有些莫名所以,“有话说就是了。”

李长寿在袖口一摸,拿出了一块暗红色的石头。

这勾魂使者的眼神瞬间变了,变得严肃、锋锐,带着几分警惕,与此前那吊儿郎当的模样,简直判若两牛!

他拱拱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劳烦,这边来说。”

李长寿当下与牛头一同迈步,朝着侧旁走出二十丈,把两群人看的歪了头……

在地府阴差、度仙四人,那疑惑、震惊、纳闷、不解的复杂目光中,牛头拿出一把钢叉,轻轻在地上一顿,一道血红结界将两人的身形包裹了起来。

便是金仙境的季无忧,也听不到两人在说什么了……

有琴玄雅眨了眨眼,禁不住苦笑了声。

这……怎么学?

过了小半个时辰,那牛头散掉结界,轻叹一声,对李长寿做了个道揖,李长寿连忙还礼。

牛头拿出一只木牌,木牌上刻画着一只简单的牛头,其上蕴含着少许气息道韵。

牛头正色道:“道友在酆都城若是遇到麻烦,就拿这面令牌出来,等闲不敢为难。”

“多谢前辈照拂。”

“不不,是我要多谢你照拂才对。”

牛头轻轻一叹,却是并未多说什么,两人同时做了个请的手势,回到了各自之地。

这位勾魂使者吆喝一声:

“愣着干嘛?都让让!

这是咱们地府的贵客!你们这一个个,皮痒了是不是?”

言说中,牛头还瞪了眼那蜡黄脸的阴差将领。

后者面色一变,双腿都开始打颤……

李长寿这边,却是对掌门、师祖与师祖夫做了个道揖,淡定地回到了有琴玄雅身旁。

搞定。

当下,地府阴差让开一条大路,季无忧面露微笑,驾云带着四人通过了此地关卡。

虽然季无忧现在,跟江林儿、忘情上人、有琴玄雅一样,如坠云雾、不明所以,但这位掌门心里明白的很,自然不会多问半点李长寿之事。

毕竟是‘那个’,再神奇都不神奇。

而度仙门五人刚走,那勾魂使者牛头鼻孔喷出两股白烟,二话不说,突然转身,一脚将那阴差将领踹倒在地!

这一脚并未用太多力道,只是将对方放倒,而后扑上去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一阵儒雅随和的巫族粗话之后……

勾魂使者牛头把头套一摘,对着地上那抱头蜷缩的将领呸了一声,骂道:

“你丫的!

还敢仗地府的势,给地府树敌!哥几个日子好过了,你浑身不舒坦是不是?

你个混账东西!人教的人你也敢拦?

几个菜喝成这样!”

地上那已经鼻青脸肿的阴差将领连连求饶,牛头哼了声,舒展了下筋骨,将头套自顾自地带上。

这头套也是法宝,很快就与牛头的身子相融,除却一点肤色差,也看不出什么破绽。

牛头想了想,言道:

“来几个会写字的,写几句好话,稍后这五个人离开的时候,挂在这两边当做赔礼!”

“元帅,写什么啊?”

“嗯……随便写点客气话,像什么地府欢迎你、幽冥是咱家,都行。”

一群阴差顿时明白了点什么,立刻开始忙碌了起来。

与此同时;

刚飞走的那片云上,江林儿也在瞪着李长寿。

“长寿,你刚刚……怎么做到的?”

李长寿既然敢出手,自然提前想好了如何解释。

甚至,他还准备了三种不同的说辞……

他将刚才给牛头看的那块石头,再次拿了出来,笑道:

“师祖,这是弟子来之前,弟子的表妹伶俐给的。

伶俐是半人半巫的血统,也是如今洪荒之中罕见的巫人血脉,这块石头名为巫血石,算是巫族的信物凭证。

来的路上,掌门在说地府典故时,曾提到地府高手大多都是巫族出身。

刚刚弟子便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将此物拿了出来,又巧言应对了几句……”

这石头自然不是熊伶俐给的,是李长寿在熊寨中,压帐篷的石头堆里,淘出来的……

江林儿秀眉轻皱,道:“你虽说的如此轻巧,这可不是那般简单就能做到之事!”

季无忧笑道:“莫要多问长寿了,能过来不就是好事?”

江林儿又怔了下,随后便老老实实地低头答应了一声。

她再看李长寿时,总觉得自己这个谜一样的小徒孙,身上那一层层的迷雾,又多了几层。

【老二在哪收的这般弟子,应该就是某个大能转世身吧。】

李长寿与牛头说了什么?

其实也没说太多,开始简单言说了几句自己和熊伶俐的表兄妹关系,而后话音一转……

“前辈可听说过南海海神?”

之后大部分的交谈内容,李长寿都是在说自己的那个‘海神’朋友。

他侧面点出了,南海海神与人教、天庭、龙族的关系,又解释清楚,海神如何与巫人一族结缘,又如何给巫人一族好处……

李长寿话里藏话,言说这位海神有意帮巫族改善生存处境,并隐晦地表示,他李长寿愿意劝说南海海神来地府一行……

简单的几个小套路用完,牛头已是将李长寿奉为了贵宾,更是对南海海神今后的‘驾临’颇为期待。

此乃一石好几鸟之计。

既缓和了度仙门一行与对方的紧张关系,将冲突揭过,打开去酆都的路径。

他们五人又能得地府势力的少许关照,方便稍后寻找皖江雨师伯的下落。

更重要的,今日与牛头的一番交谈,也为李长寿在天庭立足、稳定后,着手谋算地府的功德,埋下了足够的伏笔……

如今巫族只有两支留存,一支永镇地府,与巫族没了牵连,在入驻地府前也各自立誓,不再插手巫族之事。

另一支就是纯正的巫族,被流放到了北俱芦洲苦寒之地,艰难挣扎,不可出北俱芦洲半步。

地府巫族想帮北洲巫族,这就是李长寿与牛头交谈时,所得出的重要线索,并决定顺势而为、对症下药……

五人又飞了一阵,李长寿想起什么,看了眼身旁正对着天外出神的有琴玄雅,传声道:

“有琴师妹,凡事能不动手,还是尽量动嘴比较稳妥。”

“嗯,师兄,我记住了。”

有琴玄雅温柔地一笑,只是笑容中多少有些无奈。

长寿师兄就如一本厚厚的书;

每当她觉得看到了他的部分内容,却发现那不过是前言,后面还有无法数清的页数……

……

得了勾魂使者的令牌,找寻皖江雨真灵之事,也变得简单了许多。

酆都城大气、繁华自不用多表述,五人在江林儿的带领下,UU看书 www.uukanshu.com 入城后直奔一处阴司衙门,找到了那名小吏。

那小吏自然认得江林儿,见了面,就将十几只宝囊拿了出来,言说这事他办不成了,皖江雨的转世树灵真的找不到了。

江林儿眼圈泛红,连连恳请这小吏再试试,后者只是一阵摇头。

李长寿见状,直接将牛头的令牌拿了出来,那小吏一哆嗦,连忙请五人入内歇息,并请自己的‘上司’出面,认真查了一番。

结果还是那般……

人,真的没了。

正当江林儿即将陷入绝望,李长寿皱眉问道:

“劳烦大人,可否告知我们一声,此真灵投胎转世之地。

既是树灵,必不会远离它诞生之处太远。”

这位留着两撇胡须,看起来精明干练地地府小吏,顿时有些犹豫……

“这,恐怕不合规矩……”

李长寿难得擅自做主,将师祖那十几只宝囊取了过来,自己又加了两只宝囊,凑到了这小吏面前,笑道:

“我们肯定不会让大人为难,只是不经意间,偷偷瞧了一眼大人您的卷宗,绝非大人有意透露。”

“这样……”

那小吏沉吟几声,李长寿已是将那十几只宝囊塞入了这人的袖口,又不着痕迹地收回手掌。

小吏点点头,叹道:

“那也并非不可,你随我来吧,其他人劳烦在此地稍候。”

(https://www.biquge.lu/book/64422/4948824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




如果喜欢《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言归正传所写的《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为转载作品,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