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三国之从亭长开始最新章节列表 > 第7章:聒噪的蝼蚁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7章:聒噪的蝼蚁

小说:三国之从亭长开始 作者:荒芜百里

  寝宿区广场。

  韩家聚的几个头领围着低声商议,王平的说法已经说服了他们,就算他们不清楚为何作出这样改变后火炕就会变得更加稳固,但是王平响当当的名号,让他们没有丝毫犹豫就选择了相信。

  此时他们脸上虽然洋溢着获得新技艺的欣喜,但对如何处理韩家聚以前出品的劣制火炕这件事,他们也十分的忧愁。

  韩奉很快做了决定,将学院已经完工的火炕推翻重做,向之前完成交易的客人提供经济赔偿以及保修服务。比起眼前的损失,韩家聚圬人的名声更加重要。

  韩奉得了郑玄的许可可以自由活动,但是他也不想离开岗位太久,决定好韩家聚的事后,他就回去找郑玄,只是那里已经没有了郑玄的身影。

  王平手上已经换成另外一个水囊,囊袋时不时沁出的兰草香气让他心神荡漾,这不得不让王平多想,难道这水囊是少女的贴身之物。

  裴幼凝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她红唇轻启,语气淡淡的道:“这水囊是新的,你留着用吧。”

  王平收了水囊,对着少女弯腰行了一礼,缓缓的道:“那就谢过细姑,不知细姑芳名?”

  裴幼凝略微沉吟,便悠悠的道:“你就唤我幼凝吧。”

  王平心中一动,从之前郑玄对其的称呼来看,幼凝应该是眼前这少女的乳名,一般只有十分亲密熟悉的人才唤乳名啊。

  看来这丫头应该是自己的铁粉,实锤了。

  先前王平无意中发现,小萝莉称呼少女为阿姊,难道...王平不得不有所怀疑。

  只见他假装四处打量,然后试探性的问道:“天气不错,不知令夫为何没有跟着一起出来。”

  这句话,前世作为单身狗的王平,也问过不少的小学妹。

  王平:“你有没有男朋友哇。”

  学妹:“你猜,(????)”

  学妹看王平半天不回,又发了一句话,只见系统提示道:‘王老五’开启了好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的好友...

  学妹:???

  王平不知道自己运气为何这么差,前世被问的都是有男朋友的...

  裴幼凝那双妩媚的桃花眼无辜的眨了眨,愣了片刻,似乎想起什么,小手便捂着嘴巴笑了起来,没想到这家伙还真信了。

  见王平一脸纳闷,裴幼凝顿时生起了戏弄之心,佯装正经的反问道:“你猜?”

  得,又是有丈夫的。

  王平内心悱恻了一句,看来之前都是他的错觉,他莫得机会了。

  为了缓解自己的尴尬,王平目光再次佯装往四周扫视,疑惑的问道:“郑公去哪了?”

  他可是没有忘记此行的任务是劝郑玄帮助流民营,得时刻在郑玄身边刷存在感,最好获得他的好感,这样对计划才有帮助。

  裴幼凝玉手一摊,表示自己并不知情,看时候已是不早,两人便结伴去寻那郑玄的身影。

  ...

  再说乐城,自从他见到裴幼凝落单后,便想找机会上去搭讪。他看见裴幼凝往王平的方向走去,便小心翼翼的跟了上去,后来他竟发现裴幼凝和王平共用一个水囊,让他不由得不往间接亲吻的方向去想,令他越发的感觉妒火中烧。(注1)

  乐城收回那阴鸷的眼神,指了指王平,对着身边的扈从亲信冷冷的道:“你去打听打听那小子的背景。”

  片刻之后,乐城苍白的脸上浮现一抹玩味的笑容,

讥讽的笑道:“原来是那个郑公乡的王平,且让你小子得意得意,待会就有你好看的。”

  乐城知道,最近家族里谋划着如何将郑公乡的石炭山纳入官营。

  他们家族是刚崛起的势力,没有任何商业的底子,因此抢不过那些有商人势力的豪族。但他们可以通过官营的手段控制住石炭山,只要拿下石炭山,到时候稍微运作,这石炭山还不是他们的囊中之物,他们更能凭此让自己家族的商业发展起来。

  只是这王平实在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刚才乐城得到消息,高密县尉孙定代表自己家族去和流民营谈判,竟然被赶了出来,那就怪不得他们出狠手了。

  想到此处,乐城阴恻恻的说道:“王平啊王平,这次看你还有什么能耐。”

  说罢,便甩了甩衣袖,转身往外走去。

  ...

  时间回到数刻钟之前。

  圬匠们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欣然自喜,但学子们就有些失望扫兴,除了个别想学点技艺来谋生的学子外,大部分人对于这些奇淫巧技并不感兴趣。

  看到王平开口闭口都不忘记提一句隐元商会,有人更是嘲讽王平商贾狡诈、别有用心,言语中似乎有着看穿一切阴谋诡计的优越感。

  但学子中,有不少是受过隐元商会恩惠,或是仰慕王平义举的。其中一个名为邴逊的学子,他是郑公乡啬夫的儿子,对于王平的所作所为,他从父亲那里了解到不少,对王平更是十分推崇。

  邴逊见有人嘲讽心中偶像,忍不住反讽回去,两帮人就这样互相掐架起来,围观的人渐渐越来越多。

  学院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即一言不合就开辩,不限场所,只要看谁不服就引经据典的怼。

  汉末宦官外戚势力猖獗,士大夫因此常常聚众评判时事、品评人物,这种行为虽然引发了党锢之锅,但是士大夫反而没有吓到,这种“清议”运动更是愈演愈烈。

  最后,这股风气遗留了下来,成为汉末儒林的一种风尚,学院的‘好辩’风气就是受此影响。

  婉儿看着王平滔滔不绝的讲解,她差点又犯困了,她对这些火炕什么的没有兴趣。当婉儿看到这边有热闹可瞧,她就拉着一旁的郑玄往这边挤了过来。

  看着双方越辩越激烈,眼看就要有打起来的架势,婉儿的小手紧握,眼眸深处那份激动再也遮掩不住,心中暗暗的祈祷道:打起来...打起来...快打起来。

  乐城本来想快速回到府中,他要亲自见证摧毁隐元商会的行动,但看见此处的辩论,他不由得停下脚步。

  乐城有个爱好,就是喜欢和别人辩论,他虽然平时绮襦纨绔,但是胸中也有点墨水。每次见到别人被他那激越昂扬的言语所折服,他就十分有成就感。

  但他不知道的是,别人是恐其报复,难得和他争辩。

  此时此景,乐城哪里肯错过。

  当他看到王平和裴幼凝成双成对的出现在不远处之时,他再也忍不住,朗声嘲笑道:“王平小儿,表面一副舍己为人、乐善好施的义商模样,实则是一个暗藏祸心,利用雪灾大发国难财、趁火打劫的狡诈商贾。”

  说到此处,他双手作揖往西方一拱,神色尊敬道:“为何我大汉朝廷要屡屡贬低商贾,为何我大汉朝廷要屡屡禁止商贾出仕,为何历朝历代的圣贤都提倡重农抑商,其原因便在此处...奸商作乱啊。”(注2)

  话刚说完,乐城的目光就往王平那边眺去,言行中的挑衅意图,就差抓着王平的脸抽了。

  看见乐城的出现,原本那些帮着王平说好话的人顿时怂了,逞一时口舌之快没什么,但要他们因此去得罪乐城,那就得不偿失了。

  邴逊见状,连忙要出口反驳,却被身边的好友拉住并劝道:“此人是中尉的长子,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不惧豪强,可是你的父亲身为郑公乡啬夫,如今因功有可能官升一级,你要是得罪了他...”

  后面的话不用好友多说,邴逊已经知道,他双拳紧握的思虑片刻,便长叹一口气,此前辩倒众人的傲气再也不见踪影。

  王平双眼一凝,眯着眼打量着眼前这个瘦弱的华服少年,这是哪里来的蝼蚁,他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过此人。

  裴幼凝声音轻柔的向王平解释道:“此人是北海国中尉的长子,你还是不要得罪他的好,让我来。”

  裴幼凝的家族虽然是世家大族,但家族的生意一向由她打理,此时见乐城大言不惭的侮辱商人,她也是忍不住。

  见裴幼凝要出头,王平却拉住裴幼凝的手腕,声音淡淡的道:“跳蚤罢了,遇见这种只会呈口舌之快的人,不搭理是最好的办法。”

  对于乐城这种人,王平前世在网上论坛上见得多了,他们都有一个同样的名字——键盘侠。

  经过网上论坛的洗礼,王平早已过了那个遇到挑衅就脸红脖子粗的和他们争论高低的年纪,有一句话说得好:常与同好争高下,不与傻瓜论短长。

  “我们还是继续找郑公吧。”一边说着一边便拉着裴幼凝便往外走去,这才是王平此行最重要的事情。

  肌肤接触之间,裴幼凝的身体瞬间一僵,红得发烫的耳尖在暖阳的照射下,宛如一块晶莹剔透的朱色润玉。

  这家伙,走就走嘛,干嘛要动手。

  裴幼凝尝试着挣脱,但瞧着那宛若钳子般的大手,很快她就放弃了挣扎。那娇羞的模样,就相似一个受了委屈而离家的小媳妇,在丈夫讨好般的劝说下,不情不愿的跟着丈夫归家。

  但这一切,王平自然是看不到。

  乐城却全部瞧见了,那双阴鸷的眸子中,此时仿佛燃起熊熊的大火。他双拳紧捏,这件事让他自讨个没趣,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实在是不好受。

  乐城心中狠狠的发誓,待会一定会在牢中好好的款待王平,他沉声的对着扈从亲信吩咐道:“派人跟着那厮,千万别跟丢了,他关系到我们的计划能不能成功。”

  忽然间,不知道谁伸出一只粗糙的大脚,UU看书www.uukanshu.com 将那低声吩咐手下的乐城给踹了了个狗啃泥。

  ————————————————

  注1:出土于彭山汉朝崖墓的“天意第一吻”石刻,不仅说明汉朝人会皆吻,而且还会皆吻的同时揉那个地方;荥经出土的石棺浮雕就是两个人举手相握而吻,温柔文雅;合江出土的皆吻陶俑,捧着小脸吻。

  唐朝以前吻没有亲嘴的意思,指嘴唇;唐朝《洞玄子》才把吻指为皆吻。

  宋徽宗更是写词记载了和李师师的皆吻,“动动动,臂儿相兜,chun儿相凑,she儿相弄。”

  注2:惠帝、吕后时期“为天下初定,复弛商贾之律,然市井之子孙亦不得仕宦为吏”。

  汉文帝时,“贾人、赘婿及吏坐赃者皆禁锢不得为吏”。

  汉景帝时“有市籍不得宦”。

  禁止商人及子孙为吏的法令一直得到贯彻执行。但这一法令在汉武帝时遭到破坏,而破坏者正是皇帝本人:汉武帝“使(孔)仅、(东郭)咸阳乘传举行天下盐铁,作官府,除故盐铁家富者为吏。吏益多贾人矣。”

  汉宣帝时,何武兄弟何显有市籍,而“武兄弟五人,皆为郡吏”。

  到汉哀帝时又重申此令,规定“贾人皆不得名田、为吏,犯者以律论”。

  此后不再见有关于禁止商人入仕的法令。在这一法令或行或止的背后,反映的是商人势力与朝廷之间的博弈。

  但毫无疑问,这一切在汉末乱世不适用,无论是公孙瓒和商贾结义为兄弟,还是糜竺等等,豪商参与诸侯争霸的例子不要太多。




如果喜欢《三国之从亭长开始》,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荒芜百里所写的《三国之从亭长开始》为转载作品,三国之从亭长开始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三国之从亭长开始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三国之从亭长开始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三国之从亭长开始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三国之从亭长开始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