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科幻灵异小说 > 器灵主最新章节列表 > 第11章 大婚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11章 大婚

小说:器灵主 作者:雪海Lily

  【这老朽可是不改性子,还是同太子讲那些前朝旧事。

  可这太子也乐意听,听多了,还能到武帝那里去找一顿收拾。

  武帝看着太子,严肃的问道:“这天下是我西晋之土,你将来要如何坐论?”

  那司马衷当即学着那老朽的语气,沉沉道:“有志之士皆可治国,庸碌之君皆可误国!”

  “滚......你给我滚!滚出去!”

  武帝几乎是怒吼着面对这个儿子。】

  这太子大婚的盛宴如火如荼的准备着,黄门宫女都忙断了腿。

  这东宫门外却赖着一位老朽,看起来十分悠闲。

  他举杯对着明月,喝尽力道,扯着嗓子大喊,“这西晋要亡啊~啊~”

  说到激动处,他的下巴张合不断。

  老朽浑身酒气,这进进出出的人,虽然都对他避之不及,但也没谁将他赶出去。

  这时,一个少年模样的公子轻快地踩着步子,从宫外走进来,跳到了老朽身边,推推那被酒劲弄得昏了头的老朽。

  “潜老,你又喝醉了!”

  少年近乎叉着腰,有些生气但又关心的埋怨道。

  “今日事今日醉,明朝有没有好酒,就不知啰~不知啰哟~”

  老朽像是唱大调一样,说了一席话出来。

  “这我在,你怎能没酒喝呢?我是太子呀,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啊!”

  少年说着,还自我欣赏了一番,觉得好一顿开心。

  这活泼单纯的少年,就是如今的太子司马衷,也是司马炎口中那个“不做这个太子也罢”的太子。

  他如何?

  他善良单纯,虽然是这皇宫里头长大,却半点心机都没有学到。

  当年,司马炎为众位儿子寻了个前朝有负盛名的太傅,开辟了一处私家书院,供儿子们学习。

  可这司马衷真是单纯可爱得厉害,几个哥哥弟弟连同外系的弟子们都合起伙来欺负他,他也不反抗,就是帮着抄书也乐呵呵的。

  这经年过去,字倒是练了一手好的,但学识却是半点都没有长进,气得那老夫子又接着让他抄书,还将他告去了皇帝那里。

  这皇帝痛心疾首,但无奈钻不透他那傻儿子的脑子,不然真想给他换个脑子。

  这儿子虽然不成器,但是孙子不耐,聪慧得体。

  若不是为了自己最疼爱的遹儿,这太子之位,估计早就假手他人了吧!

  这司马衷单纯善良,父皇不让他娶那贾府女儿,他倒觉得貌丑也没什么。

  这个太子自小善良惯了,越是遭受排挤,他越是想要去扶一把,管他是不是豺狼虎豹。

  这潜老头是前朝的一个有学之士,仕途正顺,却国破家亡。

  之前,被公卿大臣们胁迫去为自家孩子灌一点学识功夫,奈何这老朽,张开嘴就讲前朝辉煌,家道中落,落入贼子手中之类的话,被那位原先抱有希望的大臣,当即扫地出了门。

  后来,太子便将这位老朽接济到了自己府中。

  父皇繁忙,这老朽就陪了太子很长一段岁月,大家见了也都会尊称一句。

  这老朽可是不改性子,还是同太子讲那些前朝旧事。

  可这太子也乐意听,听多了,还能到武帝那里去找一顿收拾。

  武帝看着太子,严肃的问道:“这天下是我西晋之土,你将来要如何坐论?”

  那司马衷当即学着那老朽的语气,沉沉道:“有志之士皆可治国,

庸碌之君皆可误国!”

  “滚......你给我滚!滚出去!”

  武帝几乎是怒吼着面对这个儿子。

  武帝骂完还不解气,将旁边的奏折一起摔了出去。

  眼前那溜得快的太子,硬是没被打到,也让他更加气不打一处来。

  “哈哈哈哈~”

  那老朽听了太子在武帝面前将那“荒唐言”道出,笑得连酒都放下了,跑过来搂住这个小可爱,硬是要给他加讲更多的理论。

  等到太子新婚前夜,这老朽却什么都不说了,一人在那庭院里饮酒醉。

  “衷儿啊,我要走了!你自己可要保重啊~”

  老朽突然带着一些哭腔的对太子说。

  “你走?你往何处走?”

  太子好像觉得自己听错了,不肯相信,还以为是他喝醉了。

  “无处可去,但~没办法在这儿~这儿~这儿~”

  老头说着,用那已经不听使唤的手,四下指了指东宫内。

  太子赶忙叫人,将老朽扶进屋里休息,断定他喝醉了。

  第二日清晨,一大早,这贾南风的大轿,便风风光光的从洛阳贾府一路抬进了皇宫。

  虽然反对者不在少数,但这毕竟是皇室纳太子妃,洛阳城上上下下都张灯结彩,喜迎太子结连理。

  司马衷一脸傻笑的看着贾南风,心里还幻想着救救这个不被流言善待的貌丑女子。

  那贾南风也难得的露出笑容,在大庭广众之下,去回应傻小子。

  三天三夜,洛阳城灯火通明,烟火漫天。

  这喜庆热闹之下,人心中却洞生刺骨寒。

  那太子欢欢喜喜的跑去找贾南风,未及动手,只隔着一张桌子,诚恳的说:“夫人才气加身,大可不必去理会那外边的流言,这东宫,可以给你庇护......”

  奈何这太子言语未尽,那太子妃已经一把匕首绕到太子脖子上,自己撤下盖头,脸从身后凑到太子眼前,邪魅的笑着说:“太子可知,那流言我心狠毒辣,都是真的呢?”

  这太子虽然听闻贾氏貌丑,但那张脸凑到面前的时候,还是被吓得往后缩了缩。

  那贾氏的匕首也紧紧相随。

  “我不会立刻要你的命,但我要你事事都听我的!”

  太子妃说完,笑了一声,将那匕首收回腰间,取出一药瓶,随即将那里面的东西倒出来,强行塞到了太子的嘴里。

  末了还按着他的嘴,逼迫他咽下去。

  一个身高八尺的男子,却在那矮小的女子手里动弹不得,唯有那腿脚止不住的扑腾,也最终没有那么大的力气反抗。

  太子妃做完这一些,拍了拍手,随即坐在了太子对面,轻飘飘的说:“这是什么,你也能猜出分毫......”

  太子妃说到这里,突然捂着嘴巴,好像觉得自己说的话有误,“哦~我忘了,你那么蠢,也许真的不知道呢!啊哈哈~”

  一旁用手捂着胸口的太子,一脸的诧异和惊恐,直直的看着面前这个自己以为需要帮助的人。

  “这毒可以瞬间取你性命,但我不会立马杀了你,你只要时常服解药,就可以缓解,我会让丫头经常给你,你的命,还有用!”

  太子妃的脸突然变得尖厉,语气也更加不容反抗。

  太子二话不说就准备往门口冲去,一个人头却先他一步吊在他眼前。

  那一张苍老的脸,又添了多道的刀痕,面目全非,血流不止,滴滴答答到他的衣摆上。

  太子赶紧后退一步,一下子坐在了地上,惊得连话都讲不出来。

  那面前的头颅,正是昨日里的老朽!

  太子妃这时从一旁走过来,面不改色,“这老头向来爱谈些歪理,说得蛮好的,可有些人不愿听话,他不得不死!”

  那个“死”字传进太子的耳朵里,不断重复,不断变大,太子捂着耳朵痛苦的躲到床边,全身因为害怕而不断哆嗦。

  太子妃也不管,就任着他在那里害怕,自顾自地睡了个好觉。

  自那以后,这太子见了太子妃就条件反射般的哆嗦。

  不敢说话,不敢告状,武皇询问那妒妇如何,司马衷连连点头夸得天花乱坠。

  贾南风在那东宫只手遮天。

  况且,那贾氏为保万全,还在那东宫散养了鬼婴。

  这鬼婴面带诡异笑容,矮小如同巴掌大的西瓜。

  平时只是一个幻影,等发现那些企图不轨的人时,便会化成真身去吓喝,或是三五个聚在一起,将那人的血液吸取干净,活活杀死。

  那东宫井下,全是只有一层皮包骨的尸体。

  这之间,还发生了一件大事。

  那数年不曾大变的九幽榜,在太子大婚当夜,发生了变化。

  稳居第一的山南主人被白家人白鸽超过,那位次第三,出现了一位从不曾上榜的神秘人,九婴门之主被甩出前三甲。

  白鸽位列第一,自然是难守的杰作。

  这白鸽刚刚接管白家,他受白枫那老头之托照顾他,这难守转过来一想,照顾多麻烦,这把他推到榜首不就行了,省事儿也有用。

  至于那排列第三的神秘人,难守想不出来是谁。

  看样子,不是九婴门的人,鬼谍那边也没有什么消息。

  他就像是一个不存在的人,在这世间找不出来一点踪迹。

  他甚至开始怀疑那九幽榜的业务能力。

  再说这洛阳城中,也有大事发生。

  那古玩市场里的青阳氏,原先丢了罗生核,已经是割了一颗心般,谁知不久前,又丢了另一件器物——一匹上好的血马。

  这下,青阳氏那帮人全都慌了。

  那罗生核丢弃后,馆主知道有盗贼,已经加紧了防守。

  谁知,那血马还是在不知不觉中失去了踪影。

  馆主赶紧广招天下,寻那丢失的两件器物。

  还关了店门,暂时停休。

  还有令人惊慌的是,这洛阳城周边,陆陆续续有人失踪。

  失踪者皆是婴孩,家属通通哭着去找县衙,将那县衙堵得水泄不通。

  难守自然是知道那罗生核去向,与那九婴门脱不了干系。

  但鬼谍近日却魔怔了一般,那血马,连半点消息都打探不到,真是有愧名声。

  器灵也是,感觉不到凶器作乱。

  难守就猜测,可能真的是寻常盗贼盗取,但那些失踪的婴孩怎么解释呢?

  还是说自己的器灵受了干扰?

  难守想着,立马伸出手,将那器灵唤出来。

  看着自己掌中依旧活泼的木头,难守又觉得是自己想多了。

  那九幽榜排名下降,反倒成了事实。

  这山南主人竟什么都做不了!

  难守从那府衙外远远望去,一片啼哭,自己也陷入沉思。

  正在思索间,白家的鬼谍找了上来,一脸生无可恋的望着他。

  难守见了就来气,用手指着那鬼谍的脑门戳了一下,“你说你们,连个盗贼都找不到,找我倒是不费吹灰之力......”

  难守顿了一下,接着说:“我说了,不去见你家主子,有本事你就把我绑了去!”

  那鬼谍却突然泛起笑容,抬手就将一个麻袋套上难守。

  ......

  这鬼谍就扛着难守,一路进了白家大院。

  一边跑还一边解释:“主人说了,你一定不会跟我走,就让我用这乾坤袋将你绑回去,得罪了。”

  那鬼谍说完还有一点后怕,希望这山南主人今后,不要找他的麻烦。

  难守心里在想,好嘛,好得很,为了找我连乾坤袋都用上了,我难守是那么穷凶极恶的恶魔吗?要这乾坤袋!

  到了白家,白鸽早早在堂前等着难守,旁边依旧跟着白灵生。

  等那鬼谍将难守往椅子上一放,打开那袋子,给难守露出一个头来。

  “你是觉得我需要那九幽榜上的虚名吗?”

  白鸽一脸的不高兴。UU看书 www.uukanshu.com

  鬼谍探到消息,是那山南主人自己想了办法从那榜首降下来,这名震天下的九幽榜,才有如此大的变化。

  难守在一旁心虚的小声抱怨,“让它们打探个盗贼探不到,自己那么小心落的榜,却探得一清二楚......”

  “你说什么?”

  白鸽听见难守呢喃,还是一脸的不耐烦。

  难守苦笑一声,“哦~没什么,指不定真是你自己的本事呢,你那么怀疑自己干嘛?”

  白鸽不是怀疑,他是根本就不信自己。

  虽然自己平时习惯了甩白眼,可是那难守确实是奇才。

  他的文韬武略,绝对称得上那九幽之冠,他心里是服气的。

  反倒是这么一通折腾,他心里的公正也被伤害了一些。

  看着面前依旧笑嘻嘻的难守,他也没气了,这小子!

  难守这时却突然严肃起来,“我去那府衙门口转了转,这绝对不是普通的盗贼所为!”

  “何以见得?”

  白鸽看到难守难得的严肃,也不禁追问。

  “这被盗的孩童不在一个片区,有的甚至是投保无门后,从外地赶过来的,那些孩童,在同一时间从各个地方失踪,一般人做不到,就算是团伙,鬼谍也该有消息才是......”

  “是器解族!”

  难守和白鸽几乎同时脱口。

  “那血马失踪,紧接着就是婴孩被盗,这其中绝对有关联!”难守信口道。

  自然是有关联,此时,那东宫之内,正放着一匹胎灌血马!




如果喜欢《器灵主》,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雪海Lily所写的《器灵主》为转载作品,器灵主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器灵主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器灵主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器灵主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器灵主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